“好吧,那先让我进去跟里面的人商量一下,再答复你们。www.mubeige.com”叶小城说着,驾驭着天道战台向里面冲去。

    几位妖王立即挥手让手下的妖兽让路,叶小城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直接飞进了苏家后山。

    叶小城刚一进入阵内,苏颖就迎上来,跟在她后面有许多苏家的长辈,他们看着叶小城的眼神也都带着一丝敬畏。

    叶小城的大名不止在妖族之中盛传,就连人族中也早就传开了。

    禁忌之子。

    战神。

    天道之子。

    各种花式名头和光环罩在他的头上。

    若说叶小城先前并无显赫战绩,令有些人怀疑他名不副实,在他一战坑杀了上万头三级妖兽,数百头妖王后,无人敢再对他的战力有任何怀疑。

    “多谢你及时赶来,若是再晚个一时半刻,我们就得阴阳永隔了。”苏颖不顾众人在前,一头扑进叶小城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哽咽道。

    叶小城无比尴尬,他没想到苏颖会这样做,这是在家族众人面前绑定了两人的关系。

    苏家的长辈看着,也是很尴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家人呢。”叶小城赶紧提醒道。

    苏颖此时才察觉自己的失态,不大情愿地松开手,退后一步。

    叶小城看着苏家这些人,大多带着伤、挂了彩,即便身上没伤,也都筋疲力尽了,护住后山的阵法,更是破烂不堪,眼看就要碎掉的样子。

    看着叶小城飞进去,外面的妖族此时气愤到了极点,却又有着无尽的遗憾。

    他们对苏家后山的围攻已经到了最后一刻,可以说是临门一脚了,偏偏在此时,叶小城出现了,他们不得不收回射门的脚。

    这个憋屈啊,比憋尿还要难受!

    十几头妖王面色阴沉,急得在那里打转转,不断地给大青山的妖帝传递信息,请示如何解困,是进还是退。

    既然叶小城在此,就算给他们再大的胆气,也不敢再贸然进攻了。

    如果强行继续进攻,叶坑王再耍出什么花招,会产生什么后果,没有哪个妖王能够承受得了。

    叶小城拿出青铜宝殿递给苏颖:“这个还给你,先用它护住这里,给我找一间静室,我有急用。”

    “你这是受伤了吗?是要去疗伤?”苏颖看出叶小城状态有点不大对劲,焦急地问道。

    “不是受伤。”叶小城答道。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比受伤要严重得多。

    他有先天血脉,又有真凤不死火加持,哪怕是粉身碎骨,都可以自己恢复过来,但是这一次好像问题有些大发了。

    “殿灵,护住后山,不要管那些妖兽,只要他们不进攻,就不用管他们,如果他们进攻,直接挡住,让他们知难而退就行。”叶小城吩咐道。

    “好嘞,小主。”殿灵精神抖擞地答应一声。

    然后青铜宝殿腾空而起,悬浮在上空,洒落青蒙蒙的光辉,把整个后山罩在里面。

    看到这座青铜宝殿出场,众多妖兽再无迟疑,纷纷向后逃窜。

    这座青铜宝殿也是大大的有名,谁遇着都逃不掉,会被强行吃一壶。

    上次就是因为它的出现,数百妖王,上万三级妖兽进入其中,结果都一去不回。

    这哪里是什么宝殿啊,分明就是阎王殿。

    “后撤百里。”紫背蝎王大喝一声,传达了刚得到的妖帝的命令。

    妖兽们在妖王的带领下,迅速撤出苏家族地一百里以外,停下待命。

    苏家族长和长老们大喜,急忙走出后山,去各处救死扶伤,连对叶小城寒暄几句都没顾得上。

    叶小城当然也不想跟他们寒暄应酬,在苏颖的带领下,来到一座精致的竹楼前,苏颖说道:“这里是我的住处,很安静的,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

    叶小城又唤出叶灵儿,跟苏颖见了面。

    叶灵儿看到周遭的景象,极为惊讶道:“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布置下阵法了吗?那些妖兽根本攻不破啊?他们是怎么攻破阵法的?”

    叶灵儿当初在虚空大人的指导下,把苏家族地的阵法升级为五级阵法,按道理,那些妖王是绝对攻不破的。

    “这不怪你,是那些妖族不知从哪里弄到几枚威力极大的破阵梭,炸开了几处阵眼,妖兽就攻了进来。”苏颖解释道。

    “破阵梭?那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叶灵儿皱着弯弯的柳眉问道。

    “那是专门针对阵法的一次性破阵法宝,当然厉害了。”叶小城艰涩地说道。

    可是他心里也是生疑。

    能破开五级阵法的破阵梭极为珍贵,应该都掌握在妖帝手上,即便是妖帝也不会有很多,都当宝贝似的藏着,为何舍得用在苏家族地上呢。

    先前妖族攻打人族的一级城池,情愿耗损几万头三级妖兽,都没舍得用一枚破阵梭。

    如果当时就用上破阵梭的话,那些护城大阵基本跟虚设的差不多,根本就顶不住。

    在叶小城看来,苏家族地拥有的各种资源十分有限,当然比不上一级城池重要,甚至比不上石头城。

    那么,妖族为何死活盯着这里不放,竟然不惜用丰厚的条件贿赂人族化神至尊,换取这块地方的所有权。

    “灵儿,我需要自己静静地待上一阵,你在外面帮我护法,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叶小城说道。

    “哥,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啊?”叶灵儿看着叶小城说道。

    “我没事,就是身上好像有点异常,需要时间全面检查一下。”

    “你身上有什么异常,我帮你检查。”叶灵儿有些慌了。

    “你查不出的,也可能是虚惊一场。”叶小城苦笑道。

    “你到底是什么状况?我怎么看不出来啊?”苏颖也一直在暗暗审视叶小城,没发现他神态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东西找上我了,晚来不如早来,我对付得了。”叶小城刻意放松自己道。

    “哥,你去了一趟冥府,遇见啥不祥的东西了?不会是鬼吧?”灵儿说到这里,小脸都白了。

    “不是鬼,比鬼可怕多了。”叶小城叹息道。

    鬼他当然不陌生,还在冥府里跟很多鬼打过交道呢。

    虚空大人此时也在跟道经师父交流,询问叶小城的事。

    “厄难加身,必经之难。”道经师父也只能这样跟虚空大人解释。

    “厄难?哪来的厄难?”

    “他自身承载的厄难,别人管不了,我先前也没能看出来。”道经师父满腹苦涩地说道。

    “他小小年纪,又没招惹谁,身上怎么会带有厄难啊?”

    “不清楚,或许是因果。”道经师父解释不清楚,却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是某种循环,无法逃脱的劫难。

    好不容易得到一个空间道体,指望他能超爷胜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料想很可能是个要夭折的命。

    道经师父由此想到本尊,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可是,天命难以更改!

    叶小城来不及多说,一头钻进竹楼里,找到一间静室,拿出那艘飞梭,对智能器灵说道:“屏蔽四周,不许任何人片刻打扰。”

    飞梭立刻升空,开启了全部的阵法,把这座竹楼守护起来。

    叶小城环顾四周,做了几口深呼吸,然后盘膝在地板上坐下,静静入定,查看自己身体内外的情况。

    他很少打坐练功,因为他根本不用靠打坐来修炼,只要有足够的资源供他吞噬,他就能一路进阶,没有瓶颈。

    一般修士只能依靠长年累月的盘坐修炼,采用水磨功夫增进自己的修为,提升境界,精进功法,他却根本不用。

    但这并不是说他不会修炼,不会入定,偶尔为之,对他来说效果更加显著。

    在深度入定后,他慢慢看清了自己身体的状态。

    他的身体内外全都缠绕着密麻麻的一根根丝线状的东西。

    叶小城认得,那都是因果线,这些密麻麻的因果线,一道道引向无尽深远的地方,不知源头在哪里。

    因果线大半是黑色和灰色的,但也有许多是红色的,还有金色的。

    “黑色的和灰色的代表厄难吗?”他喃喃道。

    “不是,黑色的代表厄难,灰色的代表厄运。”弥罗大神解释道。

    “厄难和厄运有区别吗?”叶小城愣神。

    “当然有区别,厄运只是预示着你会有不好的遭遇,不祥的结果,厄运可以用气运、福运去对冲和化解,但是厄难却是马上就要爆发的灾难,而且无解。”

    这样一说,可是把叶小城吓得半死。

    他的因果线里黑色的占据了一大片,这说明已经有太多的厄难马上就要爆发了。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