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有什么咱去外面说!”

    伍北的怒火瞬间消散,面对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盲流子,低头恳求。

    “你特么还要脸呐?!”

    绿毛一口唾沫吐在伍北脸上,混合着烟臭味的唾液缓缓滑落。

    伍北的拳头攥紧又松开,松开再攥紧,可最终一动没动。

    “想打我是吧?来啊,往这儿!窝囊废,借你俩胆子,你敢么?”

    “哈哈哈..”

    绿毛满脸讽刺的歪起脑袋,旁边几个混混也纷纷起哄。

    “啪!”

    老爷子伍世豪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抡圆胳膊就是一耳光,用自己枯瘦如柴的身躯挡在伍北的前面。

    “卧槽,老不死的,你敢打我!”

    绿毛原地晃了两下,嚎叫着朝伍世豪扑去。

    “唰!”

    伍北一步跨出,单手掐住绿毛的脖领,眼神锐利的低吼:“你敢碰我爸,我杀你全家!”

    这一刻,他仿佛凶兽附体,锃亮的眸子里不挂一丝感情。

    病房里瞬间陷入寂静,所有人全都呆呆的看着伍北。

    “吱嘎..”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年轻护士走了进来。

    伍北顺势松开绿毛,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转身搀伍世豪上床。

    当看到屋里的一切时,护士很有正义感的提高嗓门:“出去!不然我马上报警!”

    “欠债还钱,说到哪老子都有理!下个礼拜是最后期限!”

    绿毛也趁着有台阶下,匆忙丢下一句狠话,招呼几个手下离开。

    “伍叔叔,他们要是再来捣乱,你就报警,我舅舅是派出所的!”

    小护士跑过来替伍世豪盖好被子,后一句话明显是吓唬几个流氓。

    “谢谢你了青青,我没事。”

    伍世豪笑着摆摆手。

    伍北也感激的冲对方连声道谢。

    护士名叫苏青,主要负责他爸病房,人很不错,经常会陪老头聊天。

    帮忙整理好床铺后,苏青转身出门:“伍叔叔,你准备一下,待会要开始输液了哦。”

    她的笑很有感染力,再配上洁白的护士装,像极了天使。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伍世豪爷俩。

    气氛一下子陷入沉默!!

    伍北不自然的笑了笑,抓起床头的花圈就要往外走。

    “儿啊,你受委屈了..”

    老爷子声音不大的呢喃。

    伍北身体骤然一僵,眼眶变得酸涩。

    四处求人的时候,他不觉得有什么,跪地匍匐的时候,他也无所畏惧。

    可老爸的一句话却让他差点控制不住。

    真正能让男人痛哭流涕的,从来不是什么大江大浪,往往就是一抹突如其来的温暖。

    这一年,他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可说到底他只是个二十二岁的大小伙子。

    “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定!!!”

    伍北不敢回头,迅速拿手背擦拭一下眼角,拎起花圈走出病房。

    刚拽开屋门,一个香喷喷的身体趔趄的摔了进来,正好跟伍北撞了个满怀,竟是刚才在电梯里遇上的那个女孩。

    女孩忙不迭站稳,小脸绯红一片:“咳,不好意思啊,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在帝都当过兵?你真的很像我朋友。”

    “没有!”

    伍北表情僵硬的摇头。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是给曾经“军人”的身份抹黑。

    “哦..”

    女孩明亮的眸子顿时黯淡,失望的挤出一抹笑容。

    伍北上下打量几眼对方,“还有别的事么?”

    女孩轻咬红唇,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那..那你有没有哥哥或者弟弟?

    伍北再次摇摇头。

    “打扰了!”女孩叹了口气,转身朝电梯方向离去。

    盯着女孩的背影,伍北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

    他确实在帝都当过兵,而且兵种很特殊,参与过不少机密任务,也的罪过很多手眼通天的大人物,眼下这个女孩说不准真见过他,只是他拿捏不稳她的目的。

    “伍先生!”

    冷不丁,一道女声在脑后响起。

    看到是护士苏青,伍北赶忙应声,他不在医院的时候,全凭苏青照料老爸。

    苏青径直过来询问,你现在有工作吗?

    伍北迟疑几秒,苦涩的摇摇头。

    对于他家的情况,医院的很多护士和医生都了解。

    苏青想了想后又说:“我家是开菜店的,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干送货工,累是累点,但不欠工资,工作时间也短,就每天早上一两个钟头,不耽误你照顾叔叔。”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