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轮呼啸着飞入大阵,直奔邪修头子的首级而去。

    “哼!大言不惭,且看本座污你法器!”

    邪修头子惊怒交加,立刻操控血光倒卷,在大阵中裹挟了大量新生冤魂后,正面扑向银轮。

    二者相遇,银轮上泛出一层薄薄的白光,凡是与之接触的血光和冤魂,顷刻间都似骄阳下的残雪迅速消融。

    此情此景皆在刘靖的意料之中,他这对银轮可是用浩然沙炼就,最是克制血气、鬼气,每次对付邪修都无往而不利!

    “师尊,吾等来助你!”

    在大阵四周阵眼中的邪修纷纷摇动阵旗,血气与他们身上的黑气融合,一息间凝成暗红色的火球。

    “可笑!”

    面对自四面八方射来的火球,刘靖不屑一笑,翻掌祭出一块蚕帕。

    只见,这蚕帕迎风便长,转眼间就覆盖了刘靖身前一大片。

    当那些火球飞至蚕帕时,就见蚕帕上荧光一闪,那些火球竟尽数被弹了回去!

    且不管邪修弟子们是如何的手忙脚乱,刘靖这边已驱使银轮抵进邪修头子。

    “燃血大法!”

    邪修头子的秘术练得更深,激发时全身都亮起了红色灵纹,副作用也更加可怕,瞬间他原本还算匀称的体型就瘦得只剩皮包骨。

    周身黑气狂涌,长发杂乱狂舞,喉咙中的嘶吼声也失去常人的音调,整个人好似人间妖魔!

    凝实异常的黑色鬼爪在邪修头子的双手浮现,随即他悍然出手,将刘靖的那对银轮擒住。

    “炼气与筑基的鸿沟可不是用秘法能够跨越的,受死吧!”

    刘靖加大法力输出,银轮上的白光更盛,转速亦提升一倍。

    邪修头子附在双手上的鬼爪被飞速地消磨,眼看就要被切开,他却大笑起来:

    “自诩正道的伪君子,绝了吾等的修仙之路,还要对吾等喊打喊杀,本座今天就要看你能救几个!”

    话音一落,血祭大阵中就飞出两道血光,分别刷向剩下的两座关押凡人的囚笼。

    “不好!”

    驱使银轮回援肯定来不及,刘靖只能飞身上去,用蚕帕偏转一道血光,自己施展防护法术顶住另一道。

    “哈哈,阵起!”

    见刘靖已被引到囚笼处,邪修头子大喜,喝令一声后那六名邪修弟子立刻对手中阵旗施法,顷刻间黑色的光罩升起,将刘靖和两座囚笼一同罩在了里面。

    “哼!区区聚煞阵你以为能困得住我!”

    刘靖一边控制银轮飞回,一边在聚煞阵内念咒施法,准备来个内外夹攻,一举攻破此阵。

    “师尊,聚煞阵不是专门用来困敌的阵法,您快将血祭大阵撤了,咱们好速速离开此地!”

    “单单一个聚煞阵当然困不住筑基期的修仙者,但再加上你们的血肉神魂,那便足够了!

    阴阳扭转,血祭众生!”

    邪修头子的话让阵眼内的邪修们亡魂大冒,想要逃离却发现脚下的阵眼爆发出强大的吸力,他们的法力、精血、乃至神魂都在被其快速抽取。

    聚煞阵也随之变化,黑色的光膜上涌现出浓稠且腥臭的血浆,很快就将蔓延至整个光罩。

    刘靖心中大感不妙,那邪修头子好像事先有所预谋,这是个陷阱。

    绝不能被困在此阵中!

    “疾!”

    在刘靖的全力爆发下,银轮终于在血浆合拢前撞上了聚煞阵,配合他准备好的火蛇术,黑色光罩被轰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然而,正当刘靖要脱困之时,一道梭形血光从暗处飞射而来!

    感知到偷袭之人强大的气息,刘靖不敢怠慢,将蚕帕缩小至护心镜大小挡在胸前。

    那梭形血光也当真厉害,竟然无视了蚕帕偏转攻击的神奇能力,顶得刘靖连连后退。

    被这么一拖延,血浆彻底将光罩包裹,暗中之人收回法器,出现在邪修头子身后。

    “师父,大功告成!徒儿这就去解封地……呃,师父……你……”

    邪修头子一脸愕然地看着自己空洞的心口,意识快速消失。

    “徒儿啊,你这颗人丹为师炼了三十年,本想破结丹大关时再用,可惜为师等不到那时候了!”

    随着邪修头子的倒下,整件事的幕后黑手终于露出了真容。

    苍老,是他给人最强烈的印象,无论他的气势多么凶历,都掩盖不了他即将老死的事实。

    “黄枫谷的道友为何停手?你不是那种会选择引劲就戮的修仙者。”

    在邪修师徒自相残杀时,刘靖驱使银轮尝试破阵,可那些血浆即使被银轮切开,也会马上复原,非常的棘手!

    “你如此想苟活,就不怕黄枫谷的追杀?”

    刘靖试图拖延时间,思索脱困之法。

    “你以为那两个炼气期的小辈能活着回去?黄枫谷再怎么神通广大,也寻不到一个他们一无所知的散修。”

    “两个?果然如此。洛师侄,能不能活就看你够不够谨慎了。”

    刘靖低声自语,盘膝坐下。

    “你再怎么想也没用,乖乖成为老夫踏上长生的阶梯!

    煞来!”

    大地震动,妖蛛峰下被压制了多日的地煞浊气喷涌而出,一时间黑气倒卷天穹,遮日蔽月!

    ……

    时间调回半个时辰前,洛虹仍未脱离湘山地界,他自身的修为不行是一个原因,青叶法器垃圾也是一个原因。

    想我身上有两万灵石的巨款,却还骑个“自行车”,换!回去立马就换!

    用来逃跑的家伙,可不能吝啬。

    洛虹正这般想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余应的声音。

    “洛师弟请留步!”

    洛虹大怒,回头一看,就见余应正被两个黑气滚滚的邪修追赶。

    感知了下气息,竟都是炼气后期的厉害人物。

    你不要过来啊!

    洛虹一点不想留步,可是他们三个飞得都比他快,与其待会被追上后仓促迎敌,不如卖余应一个人情。

    这余师兄有毒,往后我要避着点。

    “余师兄莫急,师弟前来助你!”

    “洛师弟,为兄果然没看错你,日后定为你在小清面前多多美言!”

    余应大喜过望,他也不是一般的炼气弟子,若是单打独斗,他可不会怕了邪修。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