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气期修仙者的法力难以支撑御空斗法的损耗,而且由于炼气期修仙者的神识不强,在空中敌我双方距离又远,速度又快,攻击难以命中,所以空战一般是不会发生的。

    如今既然决定做过一场,洛虹和余应便在一处河岸边的石滩地降落,那两个追击的邪修也紧随其后在离他们百米远的地方落地。

    “洛师弟,你靠过来,为兄的金刚钟乃是顶级的防护法器,待会斗法时定能护你周全。”

    余应祭出一个金色的小钟,往头顶一抛,瞬间就化作一座能将人整个罩入的巨钟,看这灵气和卖相确实防护力惊人。

    “不必了余师兄,我有灵龟盾,短时间内自保不是问题,只希望余师兄能快些击杀邪修,否则师弟的法力可能会支撑不住。”

    洛虹本能地觉得靠过去十分不妥,祭出灵龟盾后催促余应先上。

    另一边,那两个邪修也在商量怎么对付洛余二人。

    “大哥,左边那小子是炼气十层,而且祭出的那件法器看上去威势惊人,似乎是顶级法器。”

    “是有些麻烦,我的修为虽比他高一层,但嗜血梭还未血祭至大成,恐怕一时半会儿拿不下他。”

    “如此,就让小弟先去杀了那炼气七层的废物,再与大哥一起对付此人。”

    “好,速战速决,否则等三弟来了,他二人的储物袋可就不好分了!”

    “哼,小弟可是炼气十层,杀他一个七层的废物只需片刻,大哥且看好了!”

    见那两个邪修同时冲了上来,余应也鼓动着法力迎了上去,洛虹却站在原地未动。

    他巴不得余应上去吸引全部火力,好让他在后方输出。

    可惜余应完全不会说垃圾话,丝毫起不到嘲讽的效果,那个修为稍弱的邪修直接绕过了他,直奔洛虹而来。

    “看起来是把我作为突破点了,那便让你尝尝我改良后的虚像成像。”

    洛虹信奉谋定而后动的行事准则,在开溜时就在考虑遭遇拦截的情况,虚像成像已在实战中验证了它的实用性,自然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

    说实话,用控水术制造出的透明水壁来成像漏洞极大。

    一是水壁的出现会使得洛虹身边的水灵气显得异常,虽然有水盾符作为掩饰,但还是不保险。

    二是在水壁的边缘,光线的曲折会让这里的物体看起来十分别扭,极容易被心思细腻之辈看出端倪。

    经过洛虹的一番思考后,他现在在贴水盾符时悄悄用控水术在自己身周半丈的范围内,凝结出众多肉眼难见的透明水珠。

    这样一来,因为形状相似,水灵气就只会显得稍多,不会显得突兀,对手最多会认为洛虹使用了什么高阶符箓。

    而且做成半球形,就能对三百六十度的敌人都起作用,不像水壁就只能对正面的敌人起效。

    边缘物体的别扭感,也能通过水珠密度的渐变削弱。

    “呵呵,一个炼气中期修仙者的精血足够让我的嗜血梭饱餐一顿了,小子有什么遗言赶快说,等下你会死得很快。”

    邪修二弟见洛虹祭出一面盾形法器,并做出一副死守到底的姿态,便想用垃圾话扰乱他的心智,诱使其露出破绽。

    他这么做或许会对初出茅庐的修仙者有效,但如果说垃圾话也分境界的话,那洛虹绝对是元婴级别的。

    邪修二弟逼逼了一通不仅没让他害怕,反而有点想笑。

    哼哼,来而不往非礼也。

    洛虹伸出右手食指,带着不屑的表情大喝一声:

    “你过来啊!”

    “找死!”

    邪修二弟直接就怒了,那嗜血梭在他身周环绕了一圈,随即拉出一道血痕飞射向洛虹。

    这就生气了,你这垃圾话充其量就是个炼气期。

    面对嗜血梭这件血腥气十足的高级法器,洛虹心里一点不慌,因为它瞄准的正是虚像的位置。

    不过,为保对方是个影帝,洛虹还是准备好了龟灵盾,以防偷袭。

    意外并没有发生,嗜血梭直直地击中虚像,透体而过。

    这里,洛虹还耍了个诈,他故意调整了灵龟盾的位置,使得虚像的灵龟盾挡在了嗜血梭的攻击路线上,这样对方就只能看到灵龟盾的表面产生了些许波动,看不到虚像洛虹的变化。

    邪修二弟顿时傻眼了,这也不怪他,毕竟人在经历每个第一次时都会这样。

    “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幻术?不,应该不是,那小子的气息明明就在那里,可为什么我的嗜血梭像是没碰到东西一样穿了过去?”

    哦~看上去是在冷静地思考,这个邪修还有些脑子,那就给你再加把火。

    “喂,你的法器很弱啊。”

    “牙尖嘴利的小子!”邪修二弟决定从背后再试一次。

    嗜血梭倒飞,射向虚像洛虹的背心。

    洛虹鼓动法力,令灵龟盾变大些,横放着利用龟壳的弧度,遮住他的背心和前胸。

    攻击虚像无论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眼见嗜血梭再度无功而返,邪修二弟有些急了。

    “呵,就这?”

    洛虹的嘲讽令他怒火中烧,丧失理智的人极易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

    方才嗜血梭从灵龟盾一头射入,由从另一头射出的现象,让邪修二弟认定洛虹就是靠着手里那件神奇的防护法器,才能在他的嗜血梭下毫发无伤。

    “啊!!!我看你有多少法力让你嚣张!”

    越是厉害的法器,就需要越多的法力驱使,邪修二弟彻底放弃思考,准备用远超洛虹的法力磨死他。

    一时间,嗜血梭围绕着洛虹的虚像上下翻飞,做着徒劳且疯狂的攻击。

    洛虹装模作样地取出一块灵石握在手里,让对方以为他的法力快要耗尽,实则维持控水术这样的小法术,和保持灵龟盾的浮空状态根本没什么消耗。

    偷眼观察了下余应那边,只见余应凭借金刚钟之威,已经占据上风,若不是邪修大哥频频使出以命换命的打法,逼得余应的金刚钟回援,估计此时已经落败。

    “估计这两个邪修等会就要改变战术了,我也得做些应对。”

    洛虹用双指夹住一张普通的水弹符,嘴里开始念动他自己都听不懂的咒语。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一开始,我只想搞钱最新章节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TXT 穿越倚天:明尊张无忌最新章节 趣味文学 人生阅读 温馨阅读 燃点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玉面小说网 钟意小说网 我的电影年代全文阅读 她风华正茂免费阅读 囚金枝 闺门荣婿最新章节 创世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