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结冰的白地边缘,洛虹朝土坑中望去,李明经的身躯已然残破不堪,可细细感知的话,却还能发现他的一丝气息。

    这老家伙的求生欲到底是有多强,都这般凄惨了,还用法力死死保住自己的心脉。

    “师师弟,求你,求你别杀我,你不能杀我,把把我交给家族长老发落,你也是李家人,不能杀我”

    李明经吊着最后一口气,仍不放弃劝说,气若游丝地念叨着。

    其实,他说的也没错,按理来说洛虹做到这个程度就应该住手了。

    李明经一是他的同门师兄,二是他的家族长辈,若是由他决定生死,确实是不合规矩。

    可洛虹自从进入修仙界,不管是修炼,还是做事,都从没想过要循规蹈矩。

    李明经既然见过他甩符如土的斗法方式,洛虹就必须将他灭口,他默默捡起李明经的飞剑法器。

    “为什么?!老夫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你竟然提前做了那么多准备!”

    感受到洛虹冰冷如铁的杀意,李明经知道今天自己必死无疑,回光返照地怒吼道。

    抛开数量巨多的水弹符不提,洛虹那仿佛演练过千百次的战术,必然不是用临场机变可以解释的!

    洛虹继续沉默,手腕一抖,飞剑法器穿过李明经的眉心,将其钉死在地。

    这时,补完刀的洛虹才缓缓道出答案:

    “我不需要提早看破你,只需时时想着怎么反杀你。”

    虽然是第一次因为要灭口而杀人,但洛虹内心并未起什么波澜,毕竟是李明经先对他起了歹心,他这个人信奉的就是:

    人若杀我,我必乱杀!

    如果日后要灭无关之人的口洛虹眉头微皱。

    哼,日后的事,日后再说,眼下要紧的是处理掉那三个邪修。

    然而让洛虹意外的是,还不等他动手,那三个邪修结成的黑气罩就发生了异变。

    只见,那黑气罩表面突然翻涌起来,不消片刻就崩散开来,藏在其中的邪修三兄弟已然暴毙。

    洛虹观察他们的死状后,发现他们都是因全身经脉爆裂而死。

    不难猜测,这三个邪修的死与此时浓郁的地煞浊气有关。

    这伙邪修斗法时身上升腾的黑气,与地煞浊气多有相似,所修功法也必然与之相关。

    邪派功法以威力强大出名,也以容易走火入魔出名,这三个人这般死去也算报应。

    敌人皆亡,洛虹开始收取战利品,首先必然是李明经的储物袋。

    那三个邪修的身家加起来,估计都没有李明经的十之一二。

    低级的储物袋无法认主,洛虹直接将神识探入,立刻就弄清楚了其中有哪些东西。

    两件高级法器,十多瓶各类丹药,符箓若干,再有就是百多块灵石和一些杂物。

    法器洛虹无法私吞,回去后都得交还李家,他看过一眼便不再关注。

    丹药中,意外的竟有一半是能帮助修炼的那种,洛虹毫不犹豫地全部划拉进自己的储物袋。

    符箓的话,高阶的已经在斗法中被李明经用得一张不剩。

    此时,洛虹不禁想起李明经胡乱用中阶符箓,却抵御不住自己下阶水弹符的样子。

    其实,这完全就是李明经对地煞浊气的影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缘故。

    或许是那个血老鬼告知过李明经,地煞浊气会让正统修仙者施法难度大增,所以他才会准备许多初级中阶符箓。

    可他不明白地煞浊气削弱正统修仙者的具体原理,所以才会没想到,符箓激发出的法术,其中的灵气也逃不掉被负外灵压强行散溢的结局。

    而且在这种灵气散溢现象中,高阶法术由于比低阶法术的灵气更强盛,形成的灵压差更大,所以会被散溢得更加严重,防护法术的灵气分布面远比攻击法术的广,也会加剧散溢的效果。

    所以说,攻破李明经金光罩的,不是洛虹的水弹符,而是看似什么都没干的地煞浊气!

    最后那百余块灵石,洛虹虽然对其兴趣不大,但还是取走了一半,不然斗法赢了还亏本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这般处理后,洛虹只要将李明经的储物袋上交家族,再有刘靖撑腰,那些李家的直系子弟也就不会拿杀死李明经的事找他麻烦。

    接下来,洛虹对于那三个邪修就没那么客气,三颗小火弹将他们烧成白灰。

    捡了些能入眼的遗物后,洛虹便将自己的那块魂牌往金刚钟旁一扔,随即找了处能看见金刚钟的树洞中藏身。

    若是还有邪修追踪过来,洛虹便视情况决定要不要出手偷袭。

    “余师兄,劳烦你当一下诱饵,反正你在钟内也安全。”

    ……

    妖蛛峰上,聚煞阵外,筑基期邪修血老鬼不断向聚煞阵中输送法力,周围的地煞浊气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源源不绝地灌入阵中。

    “黄枫谷的小子,老夫的吞煞功一起,不把你当血肉神魂统统炼化,就不会停止!怎样,无力等死的滋味如何?你可明白了老夫的痛苦!”

    刘靖不想明白,也完全用不着明白,此刻他胸前漂浮着一颗黑色的珠子,所有地煞浊气还未碰到刘靖的肉身,便被其吸纳进去。

    “还好有师父所赐的煞妖珠,不然还真是有些麻烦。”

    这煞妖珠乃是李化元多年前斩杀一头四级(等同筑基后期的修仙者)的黑煞妖蟒所得,他用不上此珠吸煞吞煞的特性,便将其赐给了老与邪修作对的三徒弟刘靖。

    刘靖得此珠后从未用过一次,没想到第一次使用竟然就救了他一命。

    一个又一个时辰过去,聚煞阵外血老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额头见汗,丹田空虚,他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边缘,可聚煞阵中的那小子却犹如精金般坚挺,半点没有被炼化的迹象。

    “不可能!没有正道修仙者能在地煞浊气中坚持这么久!这绝对不可能!”

    任凭血老鬼如何叫嚣,事实就是事实。

    吞煞功一旦发动,就必有一死,不是刘靖被炼化,就是他被自身功法抽干一切而亡!

    当今年妖蛛峰的地煞喷涌结束时,刘靖破开阵法走了出来,他终究是没能救下那些凡人,这让他心里很不痛快。

    脚边,血老鬼那极为恐怖的尸骸缩成了一团,刘靖冷哼一声,学着洛虹弹出一颗小火球,干脆利落地焚尸取宝。

    随即叹息一声,飞离此地。

    “害人终害己!”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凯翼文学 这个主持人太专业最新章节 不正经御兽 极光之意免费阅读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文学之泉 一人:功法全靠小猫咪带给我全文阅读 我在西游镇守天牢免费阅读 危机处理游戏最新章节 你是我老婆?请证明免费阅读 冷眸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