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候梯厅里安静得简直落针可闻。

    棕发男生眼神里透出来的愤怒实在太浓郁,如利刃般向面前的男人扎去,连一旁的王建斌都有点下意识的害怕。

    平时他老婆用这种眼神看他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当场滑跪认错。

    这个蓝眼睛的外国人会怎么办呢?

    王建斌悄悄挪动角度和视线,看到那双异色眼眸里竟然没有一丝慌张或是愧疚,满满的全是不明所以的茫然。

    哇,好勇。

    棕发男生见他一言不发,皱了皱眉,气势汹汹道:“说话!”

    蓝眼睛男人这才开口,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好像并不是纯粹的老外,虽然讲话的语调莫名给人一种不太熟练的感觉,但没有什么怪异口音。

    他看着拦下自己的这个男生,有些不太确定地问:“你在……生气吗?”

    无辜的反问久久回荡在这片空间里。

    王建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这也太勇了。

    “不然呢?!”棕发男生简直要气笑了,“我看起来像很高兴的样子吗?”

    闻言,男人竟然又认真地凝眸看了他一眼:“……不像。”

    王建斌一瞬间有点想捂住眼睛。

    他怕亲眼看到什么血案的发生。

    幸好,在棕发男生更加暴怒之前,蓝眼睛男人又补充了一句。

    “抱歉。”他有些笨拙地尝试安抚,“请不要生气。”

    说话时,那双灰蓝的眼眸专注地凝视着眼前的人,里面透出清澈诚挚的关心。

    见状,王建斌总算松了口气。

    应该还有救。

    可棕发男生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渐渐凝固。

    他语气急促地问:“你知不知道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诚实地摇摇头:“不知道。”

    “你不记得我?!”

    “记得。”蓝眼睛男人说,“你是我的邻居,我见过你一次。”

    棕发男生听到他说记得时,眼里一下子亮起了光,又在下一句话里熄灭了。

    “只见过一次?……什么时候?”

    “昨天。”他想了想,补充道,“但你应该没有看见我。”

    到这里,王建斌忽然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听下去了。

    虽然他很想继续听的。

    但这八卦的走向有点过于扑朔迷离。

    不好说这到底是风流的负心汉,还是失忆的可怜人。

    算了,他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王建斌一脸肃穆地直视着前方,假装自己是个聋子,若无其事地往旁边绕了两步,准备去按电梯。

    结果看上去正心乱如麻的棕发男生竟也伸手拦住了他,但没说话。

    紧接着,王建斌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开始徐徐上行,楼上有人按了电梯。

    在莫名凝滞的气氛里,他没敢理直气壮地抗议,只是弱弱地开口:“那个,我想回家……”

    话音刚落下,显示屏里原本正在不断上升的楼层数字,突然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开始直线下降。

    鲜红的数字触目惊心地变化着,电梯井里传来不同寻常的巨大声响,金属摩擦声尖锐刺耳。

    王建斌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等到跳动的数字骤然凝固,电梯的急坠中途停止,他也虚脱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卧槽还好没上去……”

    尽管头脑发懵的王建斌没搞懂原因,还是下意识地扭头道谢:“谢谢你谢谢你!刚才多亏你拦住我。”

    郁白则没什么表情地指了指隔壁,随口道:“以后坐那部。”

    “好好好!我听你的!”吓出了一身冷汗的王建斌喃喃自语,“我现在腿都是软的,站不起来,真不敢想刚才我要是进了电梯该怎么办,万一它没停下来呢……”

    他手中热腾腾的塑料袋里传出愈发浓重的食物香气,在周围逐渐蔓延。

    酸辣粉又洒了。

    郁白想,这部电梯的急坠果然是会一次又一次地中途停止。

    尽管跟一周前的第一次不同的是,他们三个这会儿不在电梯里,但一切又都很相似。

    王建斌坐在地上,翻出手机给物业打电话报修,突然间隐约响起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于是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拿出了塑料袋里打包回来的炸鸡。

    他本来想邀请旁边的救命恩人一起吃,但考虑到他正忙着质问旁边的男人,也就没敢打扰。

    郁白看着身边黑发蓝眸的怪邻居,和那天一样,他脸上没有一丝惊讶或不安,像个格格不入的幽灵。

    郁白突然明白了原因,问道:“你是不是不知道电梯坏了?”

    男人怔了怔,平静的面孔上浮现出一点困惑,下意识应声:“电梯也会坏吗?”

    ……

    郁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有心情笑出声的,但他确实笑了。

    他放轻了声音,好让一旁专心吃炸鸡的王师傅不会听见。

    “人类的东西是很脆弱的。”郁白看着他,低声说,“你有那么多事都不懂,怎么敢来这个世界的?”

    如他所料,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那双独特的眼睛里立刻漫上了秘密被戳穿的慌张与不知所措。

    就像那天中午他跑出门质问隔壁邻居是不是人时一样。

    这一次,在郁白笃定的话语里,他的非人类邻居放弃了拙劣的否认。

    “抱歉。”他又道了一次歉,额前微卷的黑发轻轻颤动,“我在试着学习。”

    郁白说:“刚才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很显然,眼前的非人类邻居也跟这个世界里的其他人一样,没有任何关于未来的记忆。

    只有他一个人回到了过去。

    就算眼下这种奇异的状况必定是这家伙造成的,但毕竟跟此时的他没有关系,要怪也是怪未来的他。

    “你在生气。”蓝眼睛男人诚实地说,“应该安慰你。”

    ……这是从哪里学来的逻辑?

    安慰人的时候说抱歉,回应道谢的时候说没关系。

    非人类是学习了人类的礼貌用语,但学得有点乱七八糟的。

    郁白沉默了几秒钟。

    不说话的空隙里,男人观察着他的神情,有些不确定地问:“我做错了吗?”

    “如果说抱歉是错的,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安慰你?”

    郁白听着他的话,原本愤怒的心情愈发淡去了。

    眼前这个非人类邻居好像也没有那么怪。

    而且,对方既然有把他送到过去的能力,那也一定有让他回到正常时间的能力。

    想到这里,郁白下了决心。

    “你只要做一件事就能安慰我。”

    他往前逼近了一步,语气平静,指尖却再一次毫不客气地揪住了眼前人的衣领。

    “我被未来的你困在了这里。”郁白倾身在男人耳边低语,“那天我正像这样在跟你说话。”

    “让我回去。”他的指尖触到对方冰冷的皮肤,几乎像触到一个彻骨的冬天,“回到一周后。”

    “我就不再生你的气。”

    郁白最后的视野里,那片灰蓝的湖面上泛起熟悉的波澜,还有几分新鲜的愕然。

    下一秒,黑暗来袭。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与神为邻

温泉笨蛋

与神为邻笔趣阁

温泉笨蛋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快穿】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