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成熟的?”程年的眸色暗沉,周围的气压也不正常的降低。

    舒雅:“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

    “你有你的优点,程郁南有他的优点,程医生,做人放开一点,她的心已经在别人身上了,你就不要这么执着了。”

    “呵,不要这么执着?”程年品味着她话里的话,语气也带着几分浓浓的嘲讽。

    舒雅觉得,大概她说的已经够隐晦了。

    没有撕破脸皮,让程年觉得难堪。

    可他情绪好像还是不对。

    她便不再出声,准备让他自己走出来。

    只是没想到,他蓦地吻上了她的唇,粗暴且疯狂的汲取着她的一切似得,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化为己有。

    “唔……”

    她一声嘤咛,他的粗暴让她疼得皱了眉。

    舒雅用力将他推开,看着他的眼睛:“程医生,我们结婚是你情我愿的,约也是你情我愿的,但是,我不是别人的替身。”

    她说完就准备开门下车,程年将她拉住,平复了一下情绪,意味不明的说道:“抱歉,我下次注意克制。”

    听到他的道歉,舒雅才坐好。

    毕竟程年车停在这里有点时间了,她没有看见一辆出租车过来。

    程年:“去哪儿?”

    他又恢复了那理智矜贵的模样,慵懒的靠在座位靠背上,单手掌控着方向盘。

    舒雅:“送我去团里吧。”

    程年没有出声,松了刹车,将她送到了沪上歌舞团。

    因为团里着急叫她回去,她便没跟程年打招呼。

    程年坐在车里,看着她的背影,点燃了一根烟,依靠在车身上吸着,她在程家外面的那些话,好像还在他耳边响着。

    程郁南。

    舒雅到了舞蹈团,团长立马就过来找她。

    “小雅,中秋节快到了,省台准备出个嫦娥奔月古典舞,上面点名要你出场演嫦娥,所有歌舞你都得负责监制。”

    看团长的表情就知道,这场演出必须完美演绎。

    舒雅点头:“好。”

    省台给的出场费都高,给钱也爽快。

    有钱不赚王八蛋。

    舒雅一直信奉这个道理。

    团长拍拍她的肩,一脸欣慰:“行,那就期待你中秋的演出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告诉我。”

    “好的。”舒雅应了声。

    等团长离开后,舒雅准备看一下编排的舞蹈,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刘湘兰打过来的。

    她皱眉,直接将电话挂断。

    关于舒家的人和事,她不想再接触!

    可是她挂断一次,刘湘兰就再打一次,根本就不死心。

    舒雅只得接了电话,语气冰冷:“什么事?”

    “舒雅,我劝你对我态度好点!”刘湘兰本就因为她挂电话气得不行,现在还听到她这样的态度,更是气得跳脚。

    “你别以为你在外面混出点名堂了,就可以这么对自己的长辈!”

    舒雅没有搭理她的话。

    刘湘兰吵了一阵,觉得没意思,便开始说着自己的目的。

    “我听说你最近要去省台表演舞蹈是吧?我给你一个自己赎罪的机会,把你妹妹安排进你们舞团里面。”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