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年顺着舒雅的目光往前面看去,瞥见了梁宇跟舒念,他眼中意味不明,悄然带着几分嘲讽。

    这两个小杂碎,他不放在眼里。

    他:“你认识?”

    舒雅回过神来,她本能的摇头,想要隐瞒。

    这种烂人,舒雅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曾是她的耻辱。

    “不认识,我先走了。”

    “行。”程年并未揭穿她,只是转身往食堂那边过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舒雅随意的应了声,再抬眼时,发现舒念也抬头往这边看来。

    她却没看自己,而是目光一直追随在程年身上,还闪着异样的光芒。

    直到程年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她的目光才收回来。

    舒雅眸色冰冷,嘴角勾着讥讽,准备直接离开,可是舒念主动向她走过来:“姐姐。”

    舒雅没有搭理她的想法,甚至是没有停下脚步。

    下一刻,舒雅的手臂就被舒念拉住,楚楚可怜的望着她:“姐姐,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舒雅想将她的手甩开,可她却不给机会。

    “姐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喜欢梁少,我不该情难自控。”

    “放手!”舒雅冷眼盯着她:“你们的破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让你滚,是因为你们让我觉得晦气。”

    “舒雅!”一边的梁宇终于听不下去了。

    他上前将舒念护着,皱眉看着舒雅:“这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她?a市的有钱人多了,玩的花的也多了,我到现在也就只有你跟念念两个女人,我哪里对不起你了?况且,念念还是你妹妹。”

    听着他理直气壮的话,舒雅直接气笑:“梁宇,你的脸呢?”

    她之前跟他谈恋爱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他是这样一个人?

    周围也有很多不明所以的人往这边围过来,想看热闹。

    毕竟舒念是舒家的人,这么闹大了对于舒家来说,并不好看,甚至会受到父母的责罚。

    于是舒念便推了推梁宇:“宇哥哥,你帮我接点开水吧,我渴了。”

    梁宇虽然心中不喜,但也知道事情闹大了,对梁家也不好,便应了声离开这是非之地。

    等他离开后,周围的人便散了些。

    舒念再次拉上舒雅的手臂,梨花带雨的望着她。

    “姐姐,你别生气,我也不知道梁少他会喜欢我……我原本只是暗恋的……”

    她说的无辜,将一切都推到了梁宇跟她两情相悦上。

    而让舒雅觉得自己是一个小丑。

    舒雅没有过多的情绪,毕竟这是她这个妹妹惯用的伎俩。

    她所有的东西,这个妹妹都会想方设法的抢走,然后再装作可怜。

    舒雅:“你喜欢收破烂,梁宇喜欢做破烂,你们臭味相投,非常般配。”

    “我并不羡慕,你没必要在我面前找存在感。”

    一句话说完,她便用力将舒念的手甩开。

    她,是高傲的舞蹈家,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人生,她才不会被一个渣男渣女绊住脚步。

    舒念看着舒雅冷傲离开的背影,手指的指甲都嵌进了手心肉里,眼中更是淬着恶毒。

    舒雅离开市一院之后,就直接到了杨青所在的医院。

    杨青穿着病服,整个人都没有太多精神,好像还哭过,眼眶有些红肿。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