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她的老天鹅!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非人类的牌子?

    眼皮一跳,宋思音猛然想起,自己当初为了防止贺岚总选大冒险,专门弄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卡牌。www.lingzhiwx.com

    劲爆的,恐怖的,甚至是整蛊的,都有。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贺岚只输了前面几局!甚至还人品大爆发,把为数不多的正常卡牌给收走了。

    现在所有的大冒险,就没剩几个好东西!

    霎时,宋思音有些欲哭无泪,恨不得拿块豆腐撞死自己。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那个……”

    弱弱的声音传来,宋思音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着。

    “我可以……只亲一下脸吗?这个实在是有点太……”

    闻言,贺岚嘴角戏谑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

    “怎么?这些卡牌不都是你亲手制作的吗?”

    “既然是你亲手制作的,那说明这些条件你也是知道的,怎么轮到你自己的时候,就想反悔了?”

    “玩不起就算了。”

    毕竟,这种事情讲究你情我愿,通过这种玩游戏的方式来实行,挺没意思的。

    然而,贺岚低估了宋思音的倔强,在听到玩不起这句话后,宋思音一副被侮辱了的表情,深呼吸一口气。

    下一秒,软嫩q弹的嘴唇就在贺岚的唇边蹭了蹭。

    感受到嘴唇传来一阵阵的酥麻感,贺岚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竟然,真的……

    还没等贺岚开口,宋思音就已经缩回了被子里,死死的裹成一个球,说什么也不愿出来。

    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就!就只能这样了!啊啊啊!这可是我的初吻!!我我我!我都没谈过恋爱,不会舌吻!”

    “就这样!就这样了!”

    那柔嫩的触感仿佛还在眼前,鼻尖更是回荡着一股淡淡的橙子的清香。

    贺岚眼眸微微一沉,声音有些嘶哑的开口。

    “你……”

    “诶呀!我困了!我要睡觉了!你你你……你工作去吧,我不打扰你了!”

    宋思音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哪里还有心思面对贺岚?

    看出了宋思音的羞涩和窘迫,贺岚没有再多说些什么,默默的退出了房间,给她一个安静的空间。

    咔嚓一声脆响,房门紧闭。

    确认贺岚离开之后,宋思音才有些抓狂的从床上坐起来。

    她捂着自己已经可以煎蛋的发烫的面颊,泪眼汪汪的呜咽着。

    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傻逼人士发明的真心话大冒险??

    什么狗屁拉近人关系的小游戏啊!分明是骗心骗身的垃圾游戏!

    不玩了,以后再也不玩了!

    门外,贺岚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默默的站在门口,听着宋思音类似于呜咽的声音。

    她的神情有些复杂。

    自己……是不是玩过火了?不应该老欺负她的?

    应该多让她赢一两局才对……

    贺岚也是医生,心理学也在她的学习范围之一,最重要的是,相比起普通的心理学专业。

    贺岚研习的范围更加的刁钻。

    犯罪心理学。

    宋思音的心思实在是太单纯了,几乎有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从第六局开始,贺岚就几乎可以猜透宋思音的下一步出招。

    只要她想,她甚至可以让宋思音一局不赢!

    算了,下次不这么欺负她了。

    微微摇了摇脑袋,贺岚又恢复了之前冷淡的表情,径直走向了自己的书房。

    ……

    宋思音犹豫了好一会儿,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家室友兼好闺蜜的电话。

    “喂?”

    宋思音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对面的室友立刻就察觉到了异常。

    “小宋,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不太对劲?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那你直接问呗,我们俩啥关系用得着这么客套吗?”

    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宋思音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蹦了出来,她羞涩的难以启齿。

    “那个……我就是想问一问……”

    “初吻……不小心和女生碰到了一起,这个能算是初吻吗?还是说,一定要和男的才算?”

    倏地,一道尖叫声顿时从话筒里传来。

    “什么?!你居然和一个女的接吻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她欺负你!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你!”

    一听到宋思音如此说,田晓萌第一反应就是,宋思音被人欺负了!

    要知道,宋思音一直都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格,在情感问题上更是一窍不通。

    别说是谈恋爱了,这辈子估计连男的的手都没牵过。

    如今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强吻,田晓萌有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啊……不不不,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感受到田晓萌无边的怒火,宋思音连忙开口解释。

    “就……就是我们两个,不小心撞在了一起,你知道的,就是我之前给你提过的那个女法医。”

    “你确定?你确定以及肯定?”田晓萌满脸胡疑,似乎并不是很相信。

    “确定!非常确定!”

    “真的只是不小心撞在一起,然后蹭到了,你也知道……我从来没有那方面的经验,所以就想来问问你。”

    内心的小人蜷缩在角落里,默默的画着圈圈,宋思音有些欲哭无泪。

    呜呜呜,她好惨。

    初吻都没了,竟然还要替人打掩护!

    这下,电话那头的田晓萌总算是放下心来。

    她出声宽慰着。

    “唉,就不小心撞到而已,有什么关系!”

    “而且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女生和女生接吻,都不能算初吻的!你放心!”

    其实,田晓萌说这话只是为了宽慰宋思音而已。

    毫无恋爱经验的宋思音竟然相信了!

    “好,我知道了!对了,我跟你说……”

    刚想开启自己闺蜜间惯例的电话煲模式,哒哒的脚步声就从门外传来,宋思音顿时警觉。

    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佯装睡着。

    没办法,现在的她实在是没有脸去面对贺岚。

    咔嚓一声,房门微微打开。

    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宋思音,贺岚有些好笑。

    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实际那微微颤抖的身子,早已将她暴露得一干二净!

    贺岚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走到自己的衣柜面前,开始寻找换洗的衣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宋思音悄悄的从被子里探出一条缝,观察着贺岚。

    拿上睡衣,还有第二天更换的衣服。

    这个样子……好像是不打算睡在这里了?

    真的假的!

    想到吓人的噩梦宋思音慌了,她不要自己睡啊!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