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贺岚好说话一回,宋思音哪里

    肯放过这个机会?

    她一股脑地钻进浴室,来回洗了好几遍,直到浑身香的冒烟儿,才屁颠屁颠的回到了房间。www.suyushu.com

    此时的贺岚眼眸紧闭,似乎是已经睡着了,望着贺岚那张恬静的睡颜,白天的锋芒似乎已经尽数收敛,面颊红扑扑的,难得带上几分柔美。

    宋思音内心不禁有些感慨。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睡觉都这么好看!

    宋思卓这次眼光真不错。

    贺岚的皮肤滑溜的仿佛丝绸一般,她记得这几天也没见她敷面膜护肤什么,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手感,她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悄悄咪咪的靠近贺岚的脸。

    一下,就一下!

    哦不,稍微摸一摸就行!

    近了近了!

    心悬到了嗓子眼,宋思音的指尖即将碰到贺岚的那一瞬间,冷不丁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你干什么?”

    眼睛睁开,贺岚那无比清明的眸子映入眼帘。

    “我我我……这……”

    宋思音直接被吓得心脏骤停,语无伦次,“我想,我想……我就只是想单纯的摸摸你的脸。,并没有什么和其她的和意思!”

    “真的!你相信我!”

    摸摸你?

    微微挑了挑眉,贺岚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宋思音,说话的声音不禁有些嘶哑。

    “你确定,你知道摸摸你的意思吗?”

    眨巴了一下眼睛,宋思音满脸无辜。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就是看你睡得特别好看,皮肤好好,摸上去手感一定特别好。”

    嘶!

    贺岚的脸刷的一下心沉下来。

    宋思音明显感觉到,自己在说出这句话时,现场的气氛冷了下来。

    “睡不睡?不睡的话就直接从这里出去!”

    宋思音明显感觉到,贺岚生气了。

    她忙不迭地点点头。

    “睡睡睡,你放心,我一定不乱摸了!一定乖乖的!”

    说完,宋思音忙不迭地闭上了眼睛,生怕贺岚把她给赶出去似的!

    房间里,气氛一片静谧,均匀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着。

    此时的宋思音已经有些困了。

    唔……姐姐好暖和,稍微靠一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身体的后背不自觉的向贺岚的方向靠近,在触碰到她身体的一瞬间,宋思音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宋思音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之后,贺岚幽幽地睁开了双眼。

    贺岚有洁癖,对自己的领地有极高的防范意识。

    宋思音在这里她根本就睡不着!

    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贺岚轻轻地叹息一声。

    算了,不过是坚持一晚上罢了。

    也没有多难。

    ……

    “姐姐~”

    “姐姐,你真好看!嘿嘿……”

    嘴里呢喃着不知名的梦话,宋思音像个八爪鱼似的,死死的缠住贺岚的身体。

    这睡相……真难看。

    一开始,贺岚还能勉强忍耐,谁知道,越到后面,宋思音的动作就越过分。

    湿湿的暖气不停的从后脖梗传来,贺岚有些难以忍耐。

    这还不算完!

    直到最后,宋思音的唇竟然贴上了贺岚的脖子,配合上那软软地呼吸声,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萦绕在贺岚的全身。

    这家伙!真的睡着了吗?

    贺岚有些咬牙切齿,如果不是感受到宋思音那均匀的呼吸声,她真的有理由怀疑。

    这人简直就是故意的!

    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宋思音的动作不由得愈发地用力了,最后竟然还用自己的小脑袋,轻轻的在贺岚的怀里蹭了蹭。

    “嗯……好香……”

    嘴里含含糊糊的吐出两句梦话,宋思音竟然伸出舌头,轻轻的在贺岚的身上舔舐着。

    嘶!

    “宋思音!”

    冷冽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贺岚一个翻身将宋思音压在身下,眼里的侵略性曝露无疑。

    然而,回应贺岚的是宋思音那张可爱的睡脸。

    人家压根就没有起床!

    从始至终都在那睡得好好的!

    一时之间,贺岚憋屈极了!

    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终于,贺岚受不了了!

    她一把拎起宋思音,在她满脸懵逼地注视之下,直接将她整个人给扔了出去。

    “睡觉都那么不老实!给我滚回你房间去睡!”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紧闭,宋思音连人带被子一起被扔了出去。

    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宋思音欲哭无泪。

    “嘤嘤嘤!姐姐我错了!”

    “我是真的害怕!我保证我这次回去之后,绝对不会乱动了,一定离你远远的睡!”

    任由宋思音如何呼唤,贺岚在里面,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渐渐的,门外的声音安静了下去,没有了任何动静。

    贺岚看她不在闹腾,以为终于回自己房间睡了,翻了个身沉沉地睡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贺岚的脸颊上,她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这么多年的生物钟,她甚至都不需要闹钟,自己都能醒来。

    照例推开房门,贺岚想去客厅播放早间新闻,谁知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房门遇到了什么阻碍。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

    瞳孔猛的一缩,贺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头向下看去。

    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扒拉着那一层薄薄的被子,蜷缩在门口,就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流浪猫。

    看到这里,贺岚又气又无奈。

    她抬手捏住宋思音的鼻子把人憋醒,语气有些冷冽的开口道:“就不知道回去睡吗?”

    宋思音憋得脸通红,睁开自己朦胧的双眼,用沙哑的声音回了一句。

    “姐姐,我怕……”

    “一闭上眼就是那些死不瞑目的尸体追着我咬。”

    一晚上的冷风,让宋思音的声音变得十分嘶哑,贺岚有一瞬的心软,无奈的伸手把她拉起来。

    指尖触碰到宋思音的皮肤,滚烫的感觉让贺岚下意识地眉头紧蹙。

    好烫。

    居然发烧了。

    已经被烧的有些迷糊的宋思音撑开眼皮看着贺岚,泱泱的说:“姐姐,我头好疼……好难受……我不会阳了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

    贺岚无奈的叹息一声,先把人抱回了自己床上。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