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思音遗憾的暗叹一声,不愧是女神,压根不为所动啊。www.liulangxs.com

    宋思卓,你前路坎坷啊。

    站在浴室,她一边洗漱一边给自己打气,“宋思音,加油,这种性感尤物当嫂子,你不吃亏!努力追吧!”

    洗漱完毕,快速做了早餐,鸡蛋三明治。

    要跟未来嫂子打好关系,那就不能饿着人家。

    以后早上她也要尽量克制自己的起床气,先把人骗回家,反正以后跟贺岚相处的又不是她,就让宋思卓去体验早起的痛苦吧!

    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大脑,她走到书房门外。

    叩叩叩!

    “进来。”

    先探头进去,送上一抹舔狗般热情的笑容,“姐姐,我早餐做好了。”

    “嗯。”

    走过去,把三明治递上去,结果对方看都没看她一眼,伸手接过三明治,“谢谢。”

    贺岚一边盯着电脑屏幕忙工作,一边吃起三明治。

    好冷淡啊。

    宋思音都感觉早起看到的性感尤物是她幻想出来的了。

    “还有事吗?”贺岚抬起头看向她,眼里带着疑惑。

    “呃,不打扰你了。”

    宋思音转身走出书房,来到客厅沙发前坐下,她拿起另一份三明治,啃起来。

    “把我当餐厅服务生了。唉,红娘不好当啊。”

    吃着吃着,手机响了,是舍友。

    她把心里那点小郁闷抛之脑后,半躺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接起电话,“怎么了,李松楠?”

    “你看新闻了吗?那个打人之后逃逸的新闻。”

    郁闷地应了一声,“嗯。”

    被新闻声音吵醒,隐约听到有个男人打了女人然后逃逸了。

    男人打女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不算个男人。

    “那件事就发生在我们学校后面隔了两条街的烧烤摊。”

    宋思音猛地坐了起来,“那么近?不会打的是我们学校的人吧?”

    “不是,但是太惨了,女生当晚就被送进icu了,以后我都不敢跟你们出去吃烧烤了。”

    “别贫了,伤得那么严重,那个打人的男人还没抓到吗?”

    “你去看新闻就知道了,那个男人t就不是男人,他不是女人生的啊,对女人下手那么狠!我看了视频,我都一阵一阵后怕。”

    “我现在就去看新闻。”

    她刚要挂,电话那头赶紧拦住,“等下,我怎么忘了正事儿了。老三找了个画廊实习,老四要回家继承家业了,我准备考研,你呢?学校要登记大家的大四计划。”

    “我……”她看了一眼书房的门,“相当于在实习吧。”

    “你不是在别人家里隔离吗?你实习什么?”

    “别问了,就说我在实习,我先去看新闻。”

    宋思音挂了电话,立刻搜索昨天的新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气得她差点把刚吃的早餐都吐出来了。

    这男人太不是东西了。

    拖着女人打,他不是女人生的吗?!

    现在全网都在找这个男人,但是监控太模糊,除了衣服,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

    她放大监控截图,盯着那个模糊的男人影子,沉思了一会,她突然起身,敲了敲书房的门,“姐姐,能不能借个纸笔?”

    “自己拿。”

    贺岚正在打电话,跟电话里的人说了一声,“等一下。”

    然后抬起头看向宋思音,“架子上有。”

    “好,谢谢。”

    宋思音急忙拿了纸笔,道了声谢,就出了书房。

    等门关上,电话那头的人人突然问了一句:“你竟然让陌生人借住?”

    “是隔离。”贺岚盯着监控画面,“你还有空管我的闲事,上面不催你?”

    “还不催?我告诉你,接到报警到现在,我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就没有目击者吗?”

    “当时已经凌晨三点半了,烧烤摊都关门了,就一个保洁大爷,都六十了,给的线索,圆脸,塌鼻子,二十多岁。我们找到现在,没找到其他目击者。”

    贺岚用鼠标点了一下播放键,模糊的监控视频里,男人正一拳一拳殴打女人……

    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上头对这件事很重视,不知道谁把监控拷贝到了网上,虽然只有一小段,已经激起民愤了,要求我们24小时把嫌疑犯抓捕归案!”

    “受害者还没醒来?”

    “没有,脑震荡,肋骨断了四根,小腿粉碎性骨折,胃出血,什么仇什么恨,能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毒手!”

    贺岚没有评价施暴者的行为,她问了另一问题,“画像师那边呢?”

    一般警方遇到这种无法判定犯罪嫌疑人长相的时候,都是要靠画像师。

    “诶……你刚提,人画像就到了!我发给你看看,我先按照图去抓人了。”

    一张图传了过来,同时电话也挂断了。

    贺岚看看传来的人物肖像图,再看看模糊的视频监控,陷入了沉思。

    突然,门外传来网络视频的声音,似乎在讨论这次殴打事件,贺岚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宋思音也知道那个新闻了?

    案发地就在她学校附近,小朋友不会产生心理阴影吧?

    起身,她走出书房,就看到宋思音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屏幕暂停在监控视频男人的影像上。

    很模糊,如果不是着装和短发,恐怕连性别都分不清楚。

    不,靠衣着和发型判断性别,是非常不专业的,警方确定施暴者性别是靠受害者的受伤情况判定的,受害者伤情极重,只能由成年男性施暴才能造成。

    宋思音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草稿本和笔在画东西。

    她走近两步,随即愣在原地。

    是犯罪嫌疑人的肖像画!

    跟周彤刚发过来的画像,有七分相似。

    她诧异地看向宋思音,她竟然能模拟画像?!

    “你学过模拟画像?”

    “啊!”宋思音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一跳,扭头,“姐姐,你别突然出现啊,吓我一跳。”

    贺岚伸手拿过草稿本,“你根据网上的视频画的?”

    “嗯啊,全网都在找这个人渣,真是人模狗样,明明长得像个人,干的都不是人事儿!”

    “你跟我来。”

    贺岚抓过她的手,把人拉进书房,然后按在她的座椅上,“网上的监控是二次拷贝,很模糊了,你看看这个,完善一下你的画像。”

    她心里有个猜测,但还没办法证实。

    宋思音盯着监控视频,惊得张大嘴,“你,你怎么会有这个监控视频?”

    “先干正事儿。还有目击者的口述,犯罪嫌疑人的特征,圆脸,塌鼻子,二十多岁,但是目击者是六十多岁的老者,他的证词不能全信。”

    “圆脸……怪不得我感觉他的比例有问题,是我误判了。”

    画像是用中性笔画的,无法原画上修改,她翻开下一页,刚要动笔,就被人抓住了手。

    一根铅笔被塞进她手里。

    “用这个。”

    宋思音抬头看了她一眼,甜甜一笑,“谢谢姐姐。”

    然后低头,开始认真画人物,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监控录像。

    贺岚站在办公桌前,静静看着她画画。

    炸毛的时候,像个生气的小狗。

    喝醉的时候,像粘人的小猫。

    画画的时候……

    竟是这般自信耀眼!

    “画完了。”

    宋思音放下笔,拿起草稿本,“这个人渣!”

    贺岚俯身靠近她,目光落在人物画像上。

    “姐姐,你说我要不要把这个发到网上,让大家一起抓人渣。”

    “别。”

    贺岚撕下人物画像,然后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周彤,还配上一句话:参考这张人物画像。

    宋思音画的这张人物画像跟周彤发过来的有些不同,她没办法全信宋思音,而否定警察局的画像师,只能让周彤参考一下。

    “姐姐,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怎么会有这个监控视频?这应该是警方内部的东西啊?”

    “我朋友发给我的。”

    宋思音露出狡黠的目光,“你朋友是警察内部的人?”

    贺岚眯起眼睛,凑近她,“你想说什么?”

    “这应该是机密吧?执法人员轻易把证据给外人看,是知法犯法哦。”

    贺岚回了她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你怎么知道我是外人?”

    宋思音瞪大眼睛。

    “小妹妹,我对你哥没兴趣,别乱牵红线了。”

    轻轻拍了下她的脸蛋,贺岚起身离开了书房。

    宋思音愣坐了好一会。

    掏出手机,给宋思卓发消息:“出大事了,你好像有竞争对手了,还是刑警!”

    不到三十秒,宋思卓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妹妹,怎么回事?”

    “贺岚有个很亲密的朋友,不是外人,听那个意思,应该是刑警!”

    “靠,刑警啊……”

    宋思音立刻幸灾乐祸,说道:“你好像没戏了,唉,那么一个大美女,那大长腿,那锁骨,那两米八的气场和勾人魂魄的妖娆……渍渍,看来你不配!”

    “淦!宋思音,你跟贺岚都那么亲近了?你还看到什么好料了?”

    想起今早看到的勾人一幕,她的心跳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