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

    贺岚低呵一声。www.anningwx.com

    宋思音脸一红,赶紧转过身,小声辩解,“都是女人,怕什么。”

    贺岚快速换好衣服,走过来,把人按在墙上。

    “进门敲门,会不会?”

    “我错了,姐姐,对不起。”

    她可怜巴巴地双手合十求饶。

    贺岚看着她,好半晌,叹了口气,用手指关节敲了下她额头,“下次记得敲门。”

    “明白!”

    宋思音嘴上答得干脆,心里想的却是,好漂亮的身体,可惜没多看几眼。

    当天晚上,她拿着借来的纸笔,开始在草稿本上作画。

    半个小时时间,一具女性背裸就跃然纸上。

    盯着画上的裸体,宋思音撑着下巴想,要是贺岚能当她的人体模特就好了,她一定能画出堪比尼克给柔丝画的裸体素描。

    躺下,打开手机,在备忘录记下这一天发生的事。

    隔离倒计时13天。

    画了一张人渣的人物画像心情极差,但是不小心看到美人裸身,洗眼睛了。没有产生矛盾,这个未来嫂子,我很满意。明天要继续努力撮合她和哥哥!

    ……

    第三天被新闻声音吵醒,宋思音已经不会发火了,她哀怨地起床,出门,直奔厨房。

    三两下煮好了四个鸡蛋配上番茄酱。

    把盘子丢到桌上,带着一丝起床气。

    贺岚跑完步,从跑步机上下来,走到餐桌前,瞥了一眼早餐,“就做这个糊弄我?”

    没有回应。

    贺岚看着宋思音一张脸阴得快滴下水了,嘴巴掘得老高,心里想笑,但为了避免惹恼某人,她还是忍了。

    两人一人两个鸡蛋,一点番茄酱。

    吃完早餐,宋思音等着贺岚去工作了,然后蹲在阳台给好友给发小打电话。

    “萌萌,我好委屈,我要委屈死了。”

    “音音,你怎么了?”田晓萌在电话那头着急询问。

    两人出生在一个医院,宋思音小了半个月,从幼稚园,到高中,两人都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宋思卓小时候经常嘲笑两人上厕所都手牵手,干脆以后结婚,一辈子住一起得了。

    “有人虐待我,不让我好好睡觉,还让我早起做早餐!”

    “谁啊?这么大胆子?!”

    宋思音的起床气,除了家人,最清楚的就是田晓萌,高考之前,因为逼不得已,上学不得不早起,每天早上时间都是宋思音的低谷期,谁也不要靠近她,靠近就要被炸。

    后来上了大学,因为没有必须要早起的规定,宋思音的起床气就越来越大了,但也没人会去吵她。

    “我未来嫂子。”

    “呃……宋思卓都有人要了?”

    电话两头沉默了几秒,突然同时爆笑。

    “哈哈哈,你这个反问太逗了,我告诉你,是他看上了一个漂亮女人,刚好我们隔离在一起,我正在给他追老婆呢,追到了,以后我就不怕有姑嫂矛盾了。”

    “是什么样的人啊?”

    “大美人哦,我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呢。”

    宋思音就把自己跟贺岚相处的这两天内发生的事通通告诉萌萌。

    “法医,好羡慕啊,怪不得宋思卓喜欢,他从小就喜欢御姐,他初中还让我们帮他给高中部学姐递情书。”

    “没错,糗死了。”

    两人开始煲起了电话粥,等贺岚走出来,站在她身边听了两三分钟都没反应过来。

    等宋思音说到:“萌萌,我感觉我好像还在发育,我这几天咪咪疼……”的时候,贺岚终于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啊!!!”

    宋思音扭头看到贺岚,尖叫着挂了电话,“你,你听到多少?”

    她的脸刷地一下红成了苹果。

    贺岚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从你说你好像屁股上长了个痘痘开始。”

    “啊!你,你,你知不知道非礼勿听啊!”

    “这是我家阳台,而且我走过来的时候,叫了你一声,可惜你正兴冲冲地讲你屁股上的痘痘。”

    “别,别说了。”

    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么隐私的话题怎么会被贺岚听到,那她还怎么保持形象啊!

    “好了,说正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现在还有什么算好消息啊……”

    “那个犯罪嫌疑人抓到了。”

    宋思音猛地抬起头,眼里的窘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狂喜,“真的?”

    “嗯,你的画像帮了很大的忙!”

    宋思音扑过去,一把抱住贺岚,“太棒了!终于抓到人渣了!”

    “你的画像起了很大作用!”

    贺岚也没想到,最后帮忙抓住犯罪嫌疑人的竟然是宋思音的画像,周彤把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发过来,她一看,跟警察局的画像师有五分相似,可是跟宋思音画的人画像有七八分相似!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周彤都惊了,“你从哪里请的高手?”

    贺岚没法告诉她,不是什么高手,只是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丫头,而且还被自己一时冲动,带回家了。

    最后只能说是个朋友帮忙。

    看着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抱住她蹦来蹦去的宋思音,贺岚心中肯定了最初的那个想法。

    宋思音有当画像师的天赋!

    会画画的人很多,专业的非专业的,爱好的,太多太多了,但是能够根据特征和模糊的影像画出人物素描,就要能力和天赋并重。

    宋思音一看就是没接触过画像师这个职业,但她竟然能超过一名专业的画像师,这应该就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了。

    “姐姐,你说我也帮上忙了?”

    贺岚推开她,拉开两人的距离,“没错,你帮了很大的忙,不过没有好市民奖。”

    宋思音摆摆手,“我不在意那个,能抓到那个罪犯就行,那他会被判刑吧?”

    “一定会。”

    ……

    因为宋思音画画协助了破案,贺岚开始有意无意引导对方。

    “你听说过根据人骨画出一个人相貌的事吗?”

    宋思音一边点头一边拖地,“听过啊,我选修了人体构造学,厉害的人能够根据人骨特征,画出此人的皮相,相似度95%,教授说这种人被称为神手!”

    但是想要练成神手,太难了,天赋最重要,但没有刻苦练习,也达不到。

    还好教授说过,她们不需要练神手,那是做专业工作人需要练的。

    贺岚趴在瑜伽垫上做平板撑,随口问了一句:“那你听过鬼手吗?”

    “鬼手?”

    “根据尸骨,画出死者生前模样。”

    宋思音一脸疑惑,“为什么要根据尸骨塑形?直接查dna,对比基因库,找到那个人就好了啊。”

    “你知道我国有多少人吗?基因库里有多少人?想把所有人囊括进基因库,你知道这是多大的工程量吗?”

    宋思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嘴,奋力拖地。

    打扫完卫生,她走到阳台前,贺岚正在仰卧起坐,她坐在瑜伽垫边上,“姐姐,你身材都这么好了,还锻炼啊。”

    “锻炼是为了自律,不是为了好身材。”

    得,这话听得人好酸啊。

    要是能自律,谁还会羡慕别人的好身材?

    贺岚身上汗涔涔的,腹部毫无一丝赘肉,甚至在她起卧的过程里,还能隐约看到腹肌。

    腹肌啊。

    有腹肌的女人。

    宋思音没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

    “你干什么?”

    贺岚一把抓住她的手,没让她碰到自己的腹部。

    “我……”她讪讪一笑,“我想摸摸姐姐的腹肌,我都没见过女孩子有腹肌的。”

    贺岚坐起来,一条腿弓着,手肘枕着膝盖,歪头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代表什么?”

    “什么?”

    宋思音眼神单纯,好奇。

    贺岚叹了口气,放开她,起身,“真是个笨蛋,记住,以后别乱摸别人的腹肌,不管男女!”

    是□□裸的邀请啊,笨蛋。

    见贺岚离开,她扭头追问:“姐姐,到底代表什么啊?”

    起身,跟到卧室门口。

    贺岚的习惯,锻炼完,会冲澡,换衣服。

    呃……那她现在推开门,会不会再次看到贺岚的裸体?

    在她犹豫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传来水声。

    已经开始洗澡了啊。

    宋思音想到之前看到的诱人画面,只觉得鼻子热热的。

    她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却又一时说不出哪不对。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