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安抚好了贺岚, 宋思音就开始收拾茶几上的东西,贺岚则是一言不发,静静看着她。www.peibange.com

    感觉到对方灼热的目光, 她心底的欢喜压抑不住以笑容的方式显露。

    从小到大, 她都是爸妈和哥哥宠在手心的宝贝, 她不需要委屈自己,更不需要为现实而烦恼, 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快乐成长。

    可自从认识贺岚之后,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被需要。

    那种感觉, 让她沉迷。

    嗡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此刻的平静, 她慌忙掏出手机静音, 可她却清楚地感觉到身后的视线冷了起来, 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宋思卓见妹妹没接电话, 直接发了一条消息:【妹妹, 你该回家了, 你答应我的。】

    她握着手机,纠结起来。

    爸妈那边还没有说服, 她现在偷偷跑出来看贺岚, 一定会让爸妈更生气!

    她相信爸妈是明理的,现在的强烈反对只是因为这件事太震撼了,只要等他们冷静两天,再去跟他们谈这件事,他们一定会谅解她的。

    可……

    【音音,爸妈要是知道你跑来贺岚这边, 你就别想让他们对贺岚有什么好印象了。】

    对!

    她不能让爸妈对贺岚的印象再变糟糕了。

    她握着手机转身, “姐姐,我得回家——”

    腰突然被搂住, 她的后脑被贺岚的手按住,一个温热的唇凑近她,声音清冷中却带着一□□惑,“音音,不想在上面了吗?”

    宋思音惊得微微张嘴。

    贺岚周身弥漫着酒气,她歪着头,一双凤眼微挑,眼角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泛着红晕,整个人没了往日的高冷疏离,反倒透着一股勾人的魅惑。

    她伸出食指,轻抚宋思音的脸颊,然后慢慢往下,划过她脖颈,锁骨,最后勾着她的领口。

    “别走,好不好?”

    宋思音一颗心狂跳不已,紧张得都开始出汗了。

    这是她偷偷幻想的贺岚,被她压在身下,也许会露出情不自禁模样,可她的幻想,不及此刻看到的美好万分之一。

    贺岚突然抱起她,宋思音紧张得手机直接掉在地上。

    “我的手机。”

    贺岚低头吻住她,给了她一个十分缠绵的吻,一吻作罢,她离开她的唇,在耳边低语,“音音,手机比我还重要吗?”

    宋思音此刻心里,眼里再也没有其他了,她搂住贺岚的脖颈,“姐姐,姐姐。”

    两人到了房间,贺岚把她放到床上,半卧在床上,撑着脑袋看她,清冷的眸子带了几分诱惑,“音音……想做什么都可以。”

    宋思音毕竟年轻气盛,脑子一下就懵了,完全没了拒绝的能力。

    她此刻什么都顾不了,毫无章法的亲着贺岚,贺岚纵容着宋思音,主动勾住她的脖子,眉眼带笑的看着她。

    宋思音双眼放光地问:“姐姐,可以吗?”

    “……嗯。”

    贺岚看着她的发顶,眼眸幽暗如黑洞。

    音音,这样你就不会跟离开了,对吗?

    从知道宋思音要跟父母离开这里,即便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意,可贺岚还是慌了。

    内心的阴暗,让她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宋思音留在身边,为此她不惜伤害自己,就是想让田晓萌带话给音音。

    她成功了,她的女孩终究回来了。

    回抱住宋思音,贺岚扬起脖颈,让自己最脆弱地地方,呈现在音音的眼前,她承认自己是卑劣的,步步为营,只为了把单纯如白纸的人儿困在她身边,可她不后悔。

    “姐姐……我要开始了哦!”

    她唇角勾起笑意,看着宋思音:“好,让姐姐看看你的学习成果。”

    两人在房间里一室旖旎,宋思卓仿佛一个大冤种,坐在车里,攥着手机,“宋思音,你这个重色轻哥的死丫头,我再相信你就是大傻逼!”

    他不知道贺岚家在几楼,想上去找人都找不到。

    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先回家。

    宋思卓开车回到家,已经过了零点。

    他屏住呼吸,生怕吵醒爸妈,蹑手蹑脚刚走到自己房门口,爸妈的房门就开了,两位长辈站在房间里,明显是没睡觉。

    宋父冷声问:“你妹妹呢?”

    “呃……”宋思卓僵在原地,眼珠一转,急忙解释道:“警察局那边出了个案子,着急让妹妹过去,她现在是警察局的画像师,很重要的岗位,警察要抓罪犯,需要她画人像。”

    “警察局需要她,那是正事啊。”宋妈妈在一边开口。

    宋思卓见老妈给面子,急忙添油加醋地说:“对,妈,你不知道音音有多厉害,之前市里发生的几起案子,就像那个幼儿园杀人的案子,音音可起了不小的作用,不然她一个刚毕业的美院学生,怎么可能跨专业跑到警察局当画师?是破格录取!”

    宋妈妈扭头安抚丈夫,“既然警察找她,肯定是很重要的事。”

    “真的是警察局找她吗?”

    宋思卓掏出手机,“要不我打电话给她上司,你们问问?不过警察现在都在办案……”

    宋父开口阻止:“不用了,让她好好配合工作吧。”

    “爸,音音这个工作性质跟一般的朝九晚五可不一样,忙的时候要在警察局随时待命的,明天你们要带她回去,恐怕不行了。”

    宋思卓在心里夸了自己一句,真是天才,竟然有这么合情合理,而且无法被拒绝的理由!

    宋妈妈问:“那个贺岚是法医,两人不会在一起工作吧?”

    宋思卓脸上的笑容僵住,清了清喉咙,才说:“这……应该不是,法医一边都是在司法鉴定中心上班,跟妹妹远着呢,而且他们查案子现在忙死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哪有见面的时间。”

    “要不还是让音音忙完这阵,她现在做的是为名除害的工作,我们得支持孩子啊。”

    宋父脸色还是不好看,但明显有些松动了,问:“她要忙几天?”

    宋思卓急忙说:“怎么也得三五天吧。”

    “行吧。”

    夫妻俩转身回了房间。

    宋思卓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妹妹,哥为了帮你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你以后可不能再跟老哥抢对象了!

    ……

    清晨。

    宋思音先一步睁开眼睛。

    她躺在床上,伸展了一下胳膊,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散去。

    终于成功了!

    她压到姐姐了!想到昨晚姐姐的反应,她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姐姐露出那种表情,欲色难掩,却又闭眼隐忍,时而发出一两声难耐的低吟。

    那样的姐姐真是让人……上瘾。

    啊!难怪姐姐喜欢折腾她,原来看着喜欢的人因为自己露出这种难耐的表情,只是心理就能感觉到无比满足啊!

    诶,姐姐呢?

    扭头去看,身侧空无一人,她伸手摸了下,凉的。

    急忙坐起来,“姐姐?贺岚?”

    听到浴室传来动静,她急忙套上衣服,快步走到浴室门口,敲敲门,“姐姐,你怎么了?”

    “没事。”

    贺岚声音闷闷的。

    她伸手想开门,却发现从里面关上了,想起自己第一次发烧在床上躺了那么久,难道……

    可她真的做很多功课,确定没有伤到贺岚,才动手的。

    “姐姐,我是不是把你弄伤了?你开开门,让我进去看看,好不好?”

    可是任由她怎么敲门,门都没开。

    就在她急得鼻间都冒出汗的时候,门终于打卡了,贺岚脸色苍白,整个人看着像霜打的茄子似的。

    宋思音急忙扶住她,“我是不是把你弄伤了?我们去看医生?”

    贺岚回了她一抹虚弱的笑,“我没事。”

    “可是你明显不舒服,都怪我,我太过火了!”

    宋思音懊恼地低下头。

    贺岚看着她这副模样,眼底划过一闪而逝的清明,又瞬间恢复虚弱模样,“不关你的事,是我愿意的,昨晚还满意吗?”

    “……满意。”

    想起昨晚的事,她脸都红了,直接红到了耳朵根。

    “那就够了,只要音音开心就好。”

    宋思音感动又心疼地看着贺岚,“姐姐……”

    “好了,给我准备点早餐吧,我得去局里一趟,昨晚解剖的尸体,化验结果出来了,我得过去一趟作报告。”

    “你今天还有重要的工作,你昨晚怎么不跟我说?”

    如果知道贺岚今天有重要的事做,她昨晚就不反攻了。

    “我没事,乖,不过你得给我做点清淡的早餐。”

    “我这就去做。”

    宋思音转身跑出房间,她一离开,原本虚弱的贺岚瞬间恢复正常,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刚怎么突然挂了?”

    贺岚表情平静,眼神清明,声音也是沉稳有力,“我不请假了,一会准时到局里,到时候再讨论。”

    “好。”

    宋思音走出房间,先去客厅找到手机,看到哥哥的几通未接来电,她心感愧疚。

    昨晚……

    她一来是放不下喝醉的贺岚,一方面也确实被姐姐的美色所迷,咳咳,脸颊瞬间滚烫起来,她一边用手背贴着脸,一手拿着手机,往厨房走去。

    解锁手机,想给哥哥回个消息,就先看到了哥哥的消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