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屋子,洒在鹅绒床上的一片雪白中。www.danmoshu.com

    两个女人在床上肆意纠缠的肢体,就算她们都只是在单纯的睡觉,仍然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嗯……头好疼……”

    宋思音皱着眉呢喃,宿醉的头疼一阵又一阵地冲击而来,她迷糊着眼准备爬起来找水喝,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牢牢禁锢住了。

    使劲挣了挣,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

    宋思音这才感到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睁开了眼睛。

    好白?!

    随着视线渐渐清晰,她才看清楚,一截白皙的手臂正搂在她的腰上,牢牢地把她锁在怀里。

    而她,除了贴身的内衣之外,其它衣服都不翼而飞。

    她跟眼前的人肌肤相亲,紧紧地贴在一起。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她还一脸懵的时候,宋思音感觉到一阵酥痒,只觉得内心一万只羊驼奔涌而过,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大早上的,吵什么?”

    搂着宋思音的女人睁开了眼,骨节分明的五指从额头穿过栗色的头发往后一撩,露出了流畅的鹅蛋脸,唇角翘了翘,清冽的眸子若有若无的瞟了宋思音一眼。

    “年纪不大,发育的还挺好。”

    宋思音注意到她落在脖颈下的视线,脸蹭的红了,一脸惊恐的看着对方。

    “你……你你,我怎么会在这?”

    听到宋思音的质问,女人狭长的眼尾一翻,然后一声冷笑,“怎么,喝酒还喝失忆了?昨天晚上可是你缠着我,一口一个姐姐非要跟我回家的。”

    她的视线十分有侵略性,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母豹,宋思音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野兽盯上的兔子,吓得连连摇摇头。

    她蜷缩在角落,记忆终于开始慢慢回笼。

    昨晚她过生日,她哥哥宋思卓带了一帮狐朋狗友来跟她庆祝,最后一行人从ktv出来,不知道谁提了一句带她见见世面,然后她就跟着哥哥第一次进了酒吧。

    酒吧里乱哄哄的,宋思音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自然紧紧的跟着她哥,而他哥一坐下就注意到了一个独身的美女姐姐,一身深v红裙,显得无比高冷又妩媚。

    他哥宋思卓当时就上头了。

    “这身段,这气质,这种冰山御姐我最喜欢了!”

    宋思卓用手肘戳着宋思音:“音音快去,帮老哥要个联系方式!”

    “我才不去。”宋思音没好气的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能看得上你?”

    “别呀。”宋思卓顿时急了,“这样,你不是想换手机吗?你帮老哥要到联系方式,明天老哥就带你去买。”

    “真的?”宋思音眼睛一亮,“那你要说话算话,不许反悔!”

    在手机的诱惑之下,宋思音鼓足勇气端着酒过去。

    “姐姐,你是一个人吗?”

    在酒吧找人搭讪宋思音还是第一次,女人自带一种生人莫近的气质,让宋思音不免有些紧张。

    女人转过头微微一笑,抬起酒杯:“是,你要陪我喝酒吗?”

    “……好呀!”

    于是宋思音就乖乖的坐了下来,陪对方喝了一杯酒,对方根本就不给她开口要联系方式的机会,高估自己酒量的她就这么被灌醉了。

    后面的事情她就记得不太清楚了。

    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她不断地往人家怀里怀里蹭,还好都是女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天呐,我都在干些什么呀?”

    宋思音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能记起来的都已经这么离谱了,那记不起来的呢?

    “还需要我帮你回忆吗?”贺岚玩味地笑着。

    “不用了!”

    宋思音胡乱的套上衣服就准备溜之大吉,喝醉酒不可怕,有人帮你回忆才是最可怕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走。”

    她提上鞋子打开门就往外跑,根本就不敢回头看对方,进了电梯才反应过来,她居然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

    都怪宋思卓!

    哪有这么坑妹的!

    宋思音在心里骂着自己的哥哥,走到楼道口才发现,门口聚集了一群‘大白’。

    她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快回去,你们小区出现了密接者,封控十四天,解封之前不能出去!”

    “啊?”

    宋思音傻在了原地,她万万没想到,来的时候好好的,一觉睡醒来,她居然就出不去了。

    宋思音站在楼道里欲哭无泪。

    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她一心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可谁能想到整栋楼都被封了。

    难道要回去找那个女人吗?

    两个大白才不管宋思音在想什么,开始催促起来,“快回去,我们要给这栋楼贴封条了。”

    宋思音本来还想跟他们商量一下能不能把自己放出去隔离,可一看这阵势,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形势比人强,还是回去吧。

    她垂头丧气的按响了门铃。

    女人将门打开,一头黑发慵懒地从肩上披洒下来,那双又白又直的腿无比晃眼,就算同为女生,宋思音也忍不住看的出神了几秒。

    “怎么又回来了?”女人开口问道。

    听到贺岚的问话,宋思音觉得自己尴尬的能用脚抠出一间三室一厅来。

    “嗯……那个,说是有密接整栋楼都要封控十四天,所以,所以……”

    “所以你没地方可去了?”

    女人玩味一笑,那笑容宋思音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幸灾乐祸。

    宋思音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说,“嗯……那个,姐姐……我能不能在你家住几天?”

    “这样啊。”女人双手抱胸,抚着下巴说:“可是你要以什么理由住进我家呢?毕竟咱们又不熟,万一你是坏人,我岂不是危险了?”

    “我……我当然不是坏人了。”宋思音深怕对方拒绝,忙道:“我很乖的,只要你能暂时收留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干什么都行?”女人眼睛微微一亮,“真的?”

    宋思音急忙点头,“真的真的。”

    “这样啊。”女人双手抱胸的思考了一番,然后勉为其难的说:“你在我这住几天也可以,不过家务全都你包,没意见吧?”

    “没这么趁人之危的。”宋思音小声抗议。

    贺岚作势就要关门,“不愿意啊,没关系,我也不勉强你,反正现在九月份,睡在楼道里应该冻不死人。”

    “哎别别别,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嘛。”

    宋思音急忙答应,生怕被关在门外。

    女人这才让她进来,宋思音赶紧关上了门,深怕她反悔。

    两人相处了一上午,宋思音只知道女人叫贺岚,今年27岁。

    别的信息再没问出来,她自己的信息倒是被套了个底朝天,这个狡猾的女人。

    中午十二点,贺岚让宋思音去做饭,

    宋思音不情不愿的进了厨房,虽然她会做饭,但这么多年让家里宠惯了,她自己还真没怎么动过手。

    宋思音打了两个煎蛋,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妹妹你在哪?怎么一晚上都不接电话,急死我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宋思卓的声音,宋思音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输出。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妹妹丢了你都不知道,要不是为了帮你要微信,我怎么会喝醉,又怎么会被关在贺岚家里,现在还要给她做饭!”

    接着就对宋思卓说了封控的事情。

    “什么,也就是说你要在她家里住十四天?”

    宋思卓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

    “那可真是太好了,妹妹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现啊,争取让哥的女神对你印象好点,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你赶紧做饭吧!”

    宋思卓直接挂掉了电话。

    宋思音听着“嘟嘟”的忙音一时愣在了原地。

    这……什么情况?

    拜托你的宝贝妹妹现在已经变成人家的丫鬟了,都不关心一下的吗?

    好你个宋思卓,等出去你死定了!

    “什么东西糊了,你是想把我的厨房炸了吗?”

    正在她心中发狠的时候,传来贺岚清冽的声音。

    “啊?”宋思音这才想起来自己锅里还煎着鸡蛋呢,刚刚打电话没注意,已经糊了。

    惨了惨了……

    宋思音急忙关火,这要是让贺岚发现了,还不得笑话死。

    但贺岚已经出现在了犯罪现场,看着平底锅里那两坨黑乎乎的东西直皱眉头。

    “你真的会做饭吗?”

    “失误失误,我重新做,我做饭其实很好吃的,刚刚这是失误。”

    宋思音连忙解释,生怕被人扫地出门。

    贺岚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厨房。

    宋思音赶紧煎了两个荷包蛋,又看了看厨房的食材,简单的下了点面条,烫了点青菜,看上去卖相还不错。

    她将面条端了出去,贺岚很有主人风范的接过尝了尝,宋思音期待的看着她。

    “怎么样?”

    “凑合吧!”

    难伺候。

    宋思音在心里默默吐槽,然后泄愤的挑起面条开吃。

    吃着吃着,她一抬头看到了贺岚雪白脖颈处有几道深深地血痕,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一样。

    宋思音下意识出口,“那个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