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 不用了!就脱到这里就可以了!”

    宋思音慌了,连忙抓住贺岚的手,“虽然是人体模特, 但是基本的隐私还是要给模特本人的, 不用脱……那么干净。www.yibaiwx.com”

    贺岚俯下身子, 悄悄的凑到宋思音的耳边,低声呢喃。“问题是, 我们这不是普通的人体模特……是裸模啊!”

    “既然是裸模,为什么不脱干净呢?”

    在贺岚伏下身子的那一刻, 宋思音甚至能看到她胸前的曲线, 强迫自己将视线挪开, 宋思音眼眸微闭, 声音有些慌乱的开口, “不不不, 真的不用再脱了。”

    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 贺岚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宋思音的脸颊, 指尖划过她的脖梗, 带来一种奇异的瘙痒感。

    宋思音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呼吸一瞬间也有些紊乱。

    “音音,画画要专心,不要胡思乱想的。”贺岚轻笑一声,“难不成你怕自己分心?”

    此话一出,宋思音顿时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 浑身炸毛。

    “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专业!”

    “脱!全部都脱了!不就是□□吗?我就不信我画不好!”

    贺岚眼眸微微一沉, 嘴角勾着一抹得逞的坏笑。

    小姑娘,真有意思。

    随着宋思音的话音落下, 贺岚也不再多言,手背在身后,哗的一下,最后一层防线轰然掉落。

    这还不算完。

    她弯下腰,将下衣服褪下。

    直到此时,贺岚的曲线完全的显露在宋思音的面前。

    流畅的线条,宛若精雕细琢一般的身体曲线,无一不在挑拨着宋思音脆弱的神经。

    一瞬间,宋思音的心脏骤停,一股暖流涌上她的脑袋。

    鼻子传来一种瘙痒,宋思音下意识的摸摸,一抹鲜红,顿时映入眼帘。

    有些慌乱的转过身,宋思音拿起一旁的纸巾,不停的擦拭着。

    她竟然……看着贺岚的身体流鼻血了!

    上……上火了吗?

    还是……

    心里陡然升起一个诡异的想法,宋思音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怎么都不肯承认。

    对,没错!一定是上火了!

    就是这样!

    仿佛看出了宋思音的窘迫,贺岚的唇勾了勾,眼里满是戏谑,甚至饶有兴味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

    “好了,我准备好了。”

    “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或者说,需要什么样的姿势。”

    还能选择姿势?!

    眼前的贺岚与宋思音心中那个高冷女法医的形象形成了截然的反比,一时间,宋思音的脑袋迷迷糊糊的。

    脸颊也莫名的发烫,说话都开始结巴。

    “就……就倚靠在那里就好了。”

    躺在床上,贺岚单手撑脸,依靠在墙边,脸上尽显慵懒之色。

    “这样可以吗?”

    微微挑了挑眉,贺岚调整了一下姿势,侧躺着,露出明显的凹凸曲线。

    妈妈,她真的好漂亮!

    明明是在普通不过的眼神,宋思音却从贺岚的眼眸里,读出了一抹魅惑。

    联想起自己在贺岚房间门口听到的事,宋思音的身体猛的一颤,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你……!你不要试图诱惑我!”

    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宋思音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恨不得给自己啪啪两巴掌。

    她刚刚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先不说这话会不会让贺岚起疑,光是那一句诱惑,就足以让宋思音找个地缝钻进去,把自己埋起来了。

    要知道,裸模的要求可是宋思音自己提出的!

    短暂的错愣一下之后,贺岚笑得愈发的开心了。

    “你说这话可就过份了,是你让我当你的裸模的,也是你让我脱的,怎么就成我诱惑你了呢?”

    贺岚探出身子,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臂,轻抚着宋思音的面颊。“还是说……你喜欢女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宋思音身体猛的一颤,宛若惊弓之鸟,下意识的开口反驳着,“我绝对不可能喜欢女的!你别乱说话!”

    如此过激的反应,让贺岚的眉头微蹙,一股疑惑在心里升起。

    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按捺住心底的疑惑,贺岚缩回身子,恢复了之前慵懒的姿态,缓缓开口。

    “开玩笑的,画吧!”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宋思音倔强的抬起头,一字一顿的开口说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画好的!”

    说完,宋思音便拿起铅笔,开始在画布上悉悉索索的动起手来。

    刚一下笔,宋思音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异常艰难。

    看似聚精会神的外表,其实不然。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

    脑海里全是贺岚诱人的酮体,就像是一个魔咒,在宋思音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贺岚刚刚所说的话,这几日在家里相处的种种,一切的一切,都让宋思音困在原地。

    根本无法向前进半步。

    啪嗒一声,铅笔落在地上。

    此刻的宋思音眼神空洞,脸上写满了迷茫,整个就像是在漫无天际的黑暗中失落的小孩。

    一眼看出了宋思音的失魂落魄,贺岚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宋思音。

    “看来,你还真是分心了。我可以问一问,这是为什么吗?”

    不敢直视贺岚的眼睛,宋思音的眸底,划过一抹闪躲。

    嘴角更是扬起一抹勉强的笑容。

    “姐姐,实在是太漂亮了!”

    “我一看到姐姐就心跳加速,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画画,我……对不起。”

    漂亮是真的,心跳加速也是真的,没办法静下心更没说谎。

    只是,更深层次的东西,宋思音并没有提起。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贺岚似乎想到了什么,手臂猛的发力,一把将宋思音搂在怀里。

    温暖的感觉瞬间充盈全身,那柔软的触感,让宋思音的身体微微一僵。

    耳边传来贺岚那低沉而具有磁性的声音。

    “没事,稍微多接触接触,你就不紧张了。”

    宋思音:?她更紧张了怎么办!

    此刻的宋思音正襟危坐,依靠在贺兰的怀里,满脸通红,头顶更是隐隐冒出一丝青烟。

    “姐…姐姐!我们两个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贺岚淡淡的开口。

    “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我有的你都有,从生理结构上来说,我们没有任何不同,有什么不好的?”

    霎时,宋思音语塞。

    果然,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现在的宋思音,就为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后悔不已。

    扑通扑通!

    静谧的房间里,只传来宋思音加速的心跳声,这速度,几乎是只增不减。

    一股暖气吹拂着宋思音的耳垂,贺岚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着。

    “怎么了?怎么心脏越跳越快了?”

    “难道还没有习惯吗?”

    这这这,这能习惯才有鬼吧?!

    无数只草泥马在心中呼啸而过,宋思音整个人都有些凌乱了。

    倏地,一阵眩晕的感觉直冲脑袋,宋思音两眼发黑,人差点就倒了下去。

    还是贺岚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宋思音。

    “怎么了??”

    淡淡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宋思音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嘴里吱吱呜呜。

    “我刚刚……太紧张了,紧张到忘记呼吸了……”

    那诡异的窒息感,差点没让宋思音交代在这。

    闻言,贺岚哑然,整个人有些哭笑不得。

    贺岚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宋思音却羞得不行。

    她慌忙的从贺岚的怀里挣脱出来,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的画板和座位远离了床铺。

    “我……我现在不紧张了!可以开始画画了!”

    贺岚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宋思音。

    那怀疑的眼神瞬间激起了宋思音的斗志。

    “我真的可以了!你相信我!”

    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两下,宋思音的面颊微微发红,深呼吸一口气。

    她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

    加油!宋思音,你可以的!

    等到宋思音眼眸再一次睁开的时候,整个人恢复了镇定。

    她捡起地上的画笔,开始在素描纸上刷刷刷的画起来,下手果断,每一笔都画的恰到好处。

    与之前先前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让贺岚一时之间有些错愣。

    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正常。

    在床上摆好姿势,静静的躺在那,任由宋思音绘画着。

    时间弹指一挥间,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房间中传来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声。

    “可以了。”

    “姐姐,你看我画的怎么样?”

    饶有兴致地从宋思音的手里接过画纸,贺岚开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

    一时之间,现场的空气都不由得冷了几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