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宋思音感动不已,贺岚冷不丁地声音响起。www.luanqingshu.com

    “这些需要的食材都没有。”

    笑容僵硬在脸上,宋思音有种深深被欺骗了的错觉。

    “那姐姐你刚刚还问我!”

    微微挑了挑眉,贺岚反问,“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今天为了给你做这顿饭,食材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没有那么多食材了。”

    这一点确实如此。

    说实话,要不是之前宋思音来来回回只煮面的缘故,现在估计已经阵亡了。

    不过……

    眼里闪过一抹困惑,宋思音忍不住发问。

    “那……我们为什么这一餐要吃那么丰盛?”

    “不应该……”省吃俭用吗?

    话还没说完,宋思音识趣的闭上了嘴。

    人家特意为自己做的丰盛的午餐,现在才吃上就说那种话,会不会显得有些没良心?

    正当宋思音忐忑之际,贺岚放下筷子轻描淡写的说:“不是你闹想吃红烧鱼和酸甜排骨的吗?”

    此话一出,宋思音的心里猛的一颤。

    她依稀记得,这些话是自己刚刚生病时撒娇,不想喝白粥时说的……

    贺岚居然还记得。

    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宋思音的呼吸不由得有些局促。

    她连忙夹起一块鱼头,放进贺岚的碗里,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掩饰自己的尴尬。

    “姐姐快吃!这鱼可好吃了!”

    看出了宋思音的失态,贺岚并没有戳穿,只是默默的吃了一口面前的鱼头。

    味道还行。

    恰在此时,电视机里新闻播报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天京某特大碎尸案件,如今已过二十年刑事诉讼期,凶手至今成谜,全社会对这件事情的关注逐渐发酵。】

    【现场随机采访几个路人,表达一下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或许是因为贺岚是法医的缘故,宋思音对于电视上的刑事案件多了几分关注。

    吃饭的时候微微一顿,宋思音有些好奇地看向电视。

    “姐姐,二十多年前的特大碎尸案,现在还没有找到凶手吗?”

    “如此恶劣的案件,不会真的因为过了诉讼期,就让凶手逍遥法外吧?”

    经过宋思音的提醒,贺岚也顺势看向了电视,淡淡的开口解释着。

    “当时这个案子轰动了整个天京,受害人是一名女大学生,被人发现时,尸体已被人肢解成2000多份的碎片,更有一部分,甚至被人蒸煮过后,剁成了肉馅。”

    “由于当时技术落后的缘故,一直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如今已经过了二十年。”

    2000多个尸块……

    敏锐的捕捉到贺岚话里的关键词,宋思音瞬间觉得自己碗里的饭不香了。

    幸好,她刚刚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不然,今天做顿饭可能就白瞎了。

    筷子不停的戳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宋思音的脸上不禁闪过一抹同情。

    “两千多份碎尸块……这还能看得清楚人样吗?”

    “她的家里人,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岂不是会很伤心?姐姐,现在科技已经这么发达了,这个案子的凶手能抓住吗?”

    闻言,贺岚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说话时不禁有些沉重。

    “当年留下来的证据极其稀少,想通过现有的证据找到凶犯,基本不太可能。

    现场那么多年过去,早已面目全非,受害者也已入土,这桩案子,注定会成为一个悬案。”

    不是警方不想为受害者申冤,而是现实不允许。

    警察和法医,再厉害也只是人,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办到。

    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尽力而已。

    宋思音的神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了下来,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

    其实,这个答案她又何尝不清楚呢?

    只是,遇到了这么厉害的法医姐姐,心里有那么一丝丝不切实际的期望而已……

    此刻的宋思音蔫头耷脑,贺岚出声宽慰道:“没事,至少当时警方已经尽力将所有的尸块找回,那位女大学生在下葬时,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本的面貌。”

    两千多块?保留原本的面貌?

    眼皮微微一跳,宋思音下意识的晃了晃脑袋。

    “这不可能吧!”

    “这是人的尸体,又不是拼图!而且还被人切成了2000多块,怎么可能最大程度上还原之前的面貌?”

    那怀疑的小眼神,让贺岚有些莫名的不爽。

    她拿起筷子,拨弄着餐桌上剩下的鱼刺,一根又一根的仔细摆放起来。

    那专注而认真的神情,瞬间让宋思音有些失神。

    果然认真的人是最好看的!

    虽然不知道姐姐在干嘛,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欣赏呀!

    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宋思音不停上下打量着贺岚,越看心里越欢喜。

    诶,这样的美女姐姐要成为她的嫂子!

    实在是……有些便宜自家老哥了呀!

    贺岚是一个做事极其专注的人,宋思音灼热的视线并不能撼动她分毫。

    十来分钟后,冷淡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好了。”

    顺着贺岚的视线,宋思音看向了桌子。

    下一秒,她瞳孔地震。

    只见眼前的餐桌上,约莫出现了一条鱼的形状,为了让宋思音看得仔细,贺岚甚至将它分成了两半。

    不仅仅是几根简单的总体架构,连带着那些细碎的刺一起,所有的都码的整整齐齐。

    几乎一眼的功夫,宋思音都能想象出这条鱼下锅之前的样子。

    “你你你……你居然拼出了整个鱼的身体?!”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实在是太神奇了吧!姐姐,你太厉害了!”

    感受到宋思音那崇拜的小眼神,贺岚微微勾了勾唇,面不改色的开口解释。

    “在法医里,有一门课叫做拼骨。”

    “只要尸体剩下的骨骼是健全的,哪怕被碎尸万段,都能把拼回原来的样子。”

    无数只草泥马在心中呼啸而过,宋思音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

    好……好厉害!

    简直震惊她一整年!

    如果她能有这种本事,岂不是直接原地升天?

    滋滋滋!

    书房里顿时传来一阵声响,贺岚淡淡的扫了一眼,随即站起身。

    “快吃吧,记得把碗筷给收拾了。我还要处理工作,先去忙了。”

    嗐,她现在是病人耶?!

    就这么无情的走了?

    宋思音可怜兮兮的看向贺岚,刚想开口撒娇,贺岚却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压根没给她留任何机会。

    无奈的撇了撇嘴,宋思音只好认命的站起来收拾餐桌。

    其实,她不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

    人家给她做了饭,收拾碗筷也只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

    不过,不知为何,在面对贺岚的时候,宋思音总是忍不住想要撒娇。

    这到底是个啥习惯呢?

    问题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宋思音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不对劲,乖巧的把碗端进厨房里。

    在收拾那些鱼骨的时候,宋思音有些犹豫。

    难得见识到这样的技艺,现在就把它给扫进垃圾桶,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

    不过,在宋思音的印象中,贺岚似乎有洁癖。

    犹豫再三,宋思音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的拍了几张照,就把它给收拾了。

    ……

    叮铃。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起,贺岚简单的回复了信息之后,刷了刷朋友圈。

    很快,一张似曾相识的照片出现在朋友圈中。

    【宋思音:这是一个超级厉害的姐姐拼的鱼骨哦!只花了十分钟!超级厉害!简直震惊我一整年!orz!】

    完事儿,还附上一张鱼骨图。

    嘴角扬起一抹浅笑,贺岚的心里莫名的愉悦起来。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