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医院。www.xuniwx.com

    “这个伤口挺深的, 已经可以看到手骨的形状了,而且送医的时间有些晚,伤口有些发炎。”

    “晚点医生会来帮病人缝合伤口, 然后打两瓶消炎药, 等手上的麻醉消失之后, 就可以从医院离开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看着贺岚的手,写上了最后的处方。

    整个过程中, 宋思音聚精会神的听着医生的话,时不时附和的点点头, 那认真凝重的模样, 简直比她上课的时候还要认真。

    不仅如此, 宋思音还在医生走后, 不停的跟在医生的屁股后面叨叨。

    “大夫!您可以找你们科室里缝针手法最好的医生来吗?”

    “姐姐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我不希望她的手留下伤疤!最好是能和原来一模一样!”

    “我可以加钱!”

    老者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宋思音, 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而是快步离开了这儿。

    如此回应让宋思音不自觉的有些失落。

    嘤嘤嘤!

    姐姐的手可好看了,又有骨感又精致!

    如果留下伤疤怎么办?

    一想到贺岚的手上以后会留下一个几公分的蜈蚣疤痕, 宋思音整个人都蔫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诊室。

    此时的贺岚正在里面坐着, 任由女医生清理伤口。

    一瓶酒精淋在贺岚的伤口上,甚至还要拿镊子挑掉皮肉里面的布条,遇到被污染的伤口,还要把污染的部分给挑出来。

    光是这个过程,就看得宋思音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

    怎么办?她怎么感觉那么疼呢?

    反观贺岚, 从始至终都淡定的拿着手机, 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划拉着屏幕。

    仿佛那个在清理伤口的人压根就不是她一样。

    终于,女医生赞叹的声音传来。

    “贺小姐, 你的忍耐力真的是让人佩服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清理伤口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病人。”

    “好了,伤口的清创工作已经做好了,现在可以开始缝针了。”

    “等等!”

    看到这里,宋思音忙不得的从旁边拿一个小板凳,凑到了贺岚的身旁,聚精会神的盯着她的伤口,

    “好了,可以了,医生姐姐你现在可以开始缝针了。”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医生小姐姐,整个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是在做什么?近距离观摩伤口?还是说你是医学生,想学习缝针的手法?”

    “不是,我不是医学生。”

    宋思音郑重其事地抬起头,看着女医生,满脸严肃的开口说道。

    “姐姐是为了救我受伤的,所以,过程我一定要记住,一定要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这样的话,我就会永远记得姐姐对我的好了。”

    说到最后,宋思音还不忘补充一句,“对了,缝针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尽量不要留疤,可以吗?”

    宋思音的态度如此郑重,搞得女医生莫名的有些压力山大。

    她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十分无奈的开口,“这个……伤口太深了,我也不能保证,我会尽力的。”

    宋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谢谢!谢谢医生姐姐!”

    女医生和宋思音谈话的过程和最后宋思音那一抹灿烂的笑容,被贺岚尽收眼底。

    嘴唇的弧度止不住的上扬,贺岚默默的注视着宋思音,没有说话。

    正当宋思音满脸紧张的看着女医生准备缝针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小许,你先去旁边忙吧。”

    “这个病人的伤口缝合我来做,对了,帮我去隔壁的材料室,取10号的羊脂线过来。”

    下意识的转过头,女医生看着眼前的来人,忍不住惊呼。

    “江主任,你怎么来了?今天下午不是还有好几台手术吗?缝针这点小事,交给我就好了。”

    “而且,这位小姐的伤口那么深,10号的羊脂线根本不可能缝合得上啊?”

    只不过一眼的功夫,宋思音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当时给贺岚挂号时开处方的那个外科医生。

    “江……江主任,您怎么回来了?”

    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江主任乐呵呵的开口。

    “这不是你和我说的吗?要请医院最好的医生来给你的姐姐缝合伤口,尽量不要留下任何疤痕。”

    此话一出,宋思音不由得老脸一红,她确实是这样拜托医生来着,只是……

    她没想到人家居然是主任啊,怎么会突然接这种小手术呢?不过姐姐的手应该不会留疤了吧!

    宋思音兴奋的看向贺岚,却发现她非但没有任何开心的神色,反而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

    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心里咯噔一下,宋思音满脸的疑惑。

    这是……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宋思音不好追问。

    只见江主任和宋思音说完话之后,转头看向了刚刚的女医生。

    “羊脂线10号,确实是有些难度,但我这把老骨头在外科呆了那么多年了,还是有一些缝合的心得的。”

    说完,江主任意味深长的看着坐在角落里的贺岚。

    “贺岚当年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之一,为她做一次缝合,也是我这个当老师应该的。”

    得意门生?!

    仿佛嗅到了什么东西,宋思音满脸惊愕,不停的打量着江主任和贺岚,试图从她们的身上找出一点关联。

    法医和医生……

    嘶,虽然都是学医的,但这也差的太远了吧?怎么就得意门生了呢?

    一时之间,宋思音的脸上写满了茫然,整个人有些手足无措。

    第一次,宋思音深刻的感觉到,她对贺岚的过去,简直一无所知。

    “小姑娘,你放心,羊脂线是我们医学上的蛋白质线,吸收快,几乎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如果能缝合上的话,你姐姐的手是有可能恢复如初的。”

    “好,谢谢江主任。”

    出于礼貌,宋思音几乎下意识地应了一句,随即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江主任和贺岚二人。

    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她们三人中铺开了。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女医生就已经拿着针线从隔壁回来了。

    正如江主任所说的那样,缝合的线是最小号的羊脂线,就连针头也是最小的。

    宋思音定睛一看,心里微微有些感慨,这线和针未免也太细了吧?

    真的可以把伤口缝合上吗?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忙吧。”

    从女医生的手里接过东西,江主任就开始在一旁洗手消毒,顺便带上医护级的白色手套。

    此话一出,女医生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遗憾的神色,嘴里有些不满的嘟囔。

    “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姜主任大展身手,我还想在旁边观摩学习一下呢!”

    “好了,你想学的话,什么时候不能学?快点出去吧,外面也挺忙的。”

    出乎意料的是,江主任的态度异常的坚决。

    没办法,女医生只能放下东西,恋恋不舍的朝着门外走去,走之前还顺便关上了门。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宋思音却又说不出来,哪里诡异,只能乖巧的坐在一旁看着江主任和贺岚。

    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江主任的视线落在了贺岚的身上,苍老的声音在诊疗室里回荡着。

    “贺岚啊,我都已经把外人给撵走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

    江主任叹了一口气,“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你也不愿意喊我一声老师吗?还要我这个老师主动和你打招呼?”

    眸底闪过一抹无奈,贺岚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隐隐作痛。

    只能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随即淡淡的开口。“江老师好,这么多年不见,您身体可还硬朗。”

    知晓贺岚性格的江主任,并没有为难。

    在简单的交谈之后,就陷入了忆往昔的回忆模式。

    “硬朗着呢,”江主任将一小管麻药注入到贺岚手腕的肌肉,顿了顿接着开口。

    “倒是你,明明有着那么优秀的外科手术天赋,最后非要去做什么法医?”

    “贺岚,不是老师看不起法医,是老师不希望你浪费了自己的天赋啊!”

    嘴唇微抿,贺岚的态度依旧有些冷淡,“老师,这些都过去了,我现在当法医也挺好的。”

    似乎是不想再提过去的事,贺岚话锋一转,代表宋思音向江主任表示感谢。

    “老师,今天的事要谢谢你,我这位朋友给你添麻烦了。”

    可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贺岚越想回避之前的事情,江主任就一直抓着之前的事情不放手。

    “没什么麻烦的,你看看你,多好的一双手啊!”

    “就算没有你这位朋友相求,我也会亲自来替你做这个缝合的,虽然你选择了法医这一条路,但是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失去做医生的机会吧?”

    说道这话时,江主任缝合的手微微一顿,满脸严肃的看着贺岚。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回来做医生?做我的实习生,我给你担保,刚好我还能在这里做几年,等我退休,你也可以接我的位。”

    姐姐,要重新回去做医生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