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岚满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思音,并没有戳穿她的小心思,只是微微昂首。www.zhireshu.com

    “锤子剪刀布!”

    第一局,宋思音赢了。

    她高兴的像个半大的孩子,手舞足蹈,一时之间竟然还有些骄傲。

    “我赢了!你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宋思音将大冒险的那一堆牌子放在贺岚的面前。

    “你抽吧,随便哪一个都可以。”

    此刻的宋思音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正兴致勃勃的投入游戏。

    贺岚随手抽了一张放在床上。

    【唱歌一曲】

    这下,宋思音更加兴奋了,不停的拍着小手。

    “姐姐姐姐!快唱快唱!随便哪一首都可以!”

    刚认识的时候,宋思音就觉得贺岚的声音微微带有一点磁性,明明是冷漠的话语,却意外的勾人。

    她真的很好奇,贺岚唱歌究竟是什么样子!

    “唱歌啊……”

    贺岚的目光有些深幽,似乎勾起了她脑海深处的回忆。

    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深沉的歌声从贺岚的嘴里缓缓吐出。

    “静静地陪你走了好远好远,连眼睛红了都没发现……”

    一股忧伤的情绪在空气中弥漫,宋思音沉浸在歌曲中,看着正在歌唱的贺岚,心里微微一痛。

    她,好像很伤心。

    自己……要不要安慰她一下?

    略微犹豫了一会儿,宋思音伸出了手,似乎打算给贺岚一个拥抱。

    歌曲戛然而止,贺岚在唱到最后一句时,忽然停住了。

    贺岚目光深邃的看着宋思音身在半空中的手,似乎是警告,似乎是期待。

    “怎么?你想给我一个抱抱,安慰我吗?”

    “我我我……”

    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宋思音歪了歪脑袋,满脸认真的看向贺岚。

    “对啊,看你很伤心,所以想抱抱你,安慰你,有什么问题吗?”

    在她看来,安慰并不羞耻,抱抱也并不幼稚。

    无论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让人开心,能让人振作,它就是一件好事。

    如此坦诚的回答让贺岚不由得微微一愣,当然,那只是一瞬间。

    贺岚很快又恢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随便唱了一首歌而已,没有那么多讲究。”

    骗人。

    她在骗人。

    贺岚的笑意不达眼底,几乎是一眼的功夫,宋思音就看穿了她的伪装。

    要知道,她为了更好的研究和揣摩人物的心理和神态,专门选修了一节心理学的课程。

    甚至为了这门课,她还专门考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证书。

    本事,杠杠的!

    “哦……”宋思音应了一声,眼里闪过一抹黯然,胸口有些闷闷的。

    那又怎么样呢?

    本事再大,也得建立在双方能够沟通的基础上。

    如今,贺岚对自己疏离不加掩饰,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能为力!

    似乎是隐隐察觉到宋思音的低落,贺岚率先打破了沉默。

    “还玩吗?”

    “玩!”

    几乎下意识的,宋思音着急忙慌地开口。

    才第一局,她怎么可能放弃!

    不过几秒的功夫,宋思音瞬间振奋精神,整个就像是一个越挫越勇的勇士!

    一股莫名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她想,让贺岚!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锤子剪刀布!”

    果然,人从来都没有一直顺风顺水的时候。

    宋思音的表情顿时变成了一个囧字。略微思考了一下,果断选择了真心话。

    毕竟,回答问题的成本,可比做一件事情的成本要小很多。

    贺岚盯着她打量了一会,唇角勾了勾,“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啊……这……”宋思音愣了一下,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苦恼的说:“不能算我耍赖啊,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想过。”

    贺岚忍不住轻笑一声,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那换个问题。”

    “好。”

    贺岚的视线不着痕迹的移到她的唇角,压低了声音说:“你初吻还在吗?”

    “当然在啦!”宋思音自豪的说。

    贺岚眼底瞬间溢满笑意。

    第三局开始,宋思音胜,贺岚依旧选择了大冒险。

    大冒险的内容是做个鬼脸。

    第四局,宋思音胜!

    贺岚选择大冒险!

    被另外一位玩家揉脸十下。

    ……

    如此反复几局,哪怕是神经大条的宋思音也隐隐察觉到事情不对劲!

    无论贺岚怎么输,她选择的全部都是大冒险。

    真心话那一边的纸牌是动都不动一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

    最致命的一点来了,在第六局还是第七局之后,宋思音仿佛被贺岚给看穿了似的。

    石头剪刀布就没有一局赢过!

    自己恨不得连内裤的款式都交代了!

    她瞬间回忆起了,在酒吧里被贺岚支配的恐惧。

    没过几局,宋思音就举起小白旗投降。

    “姐姐,你能不能稍微换一个花样玩?大冒险的牌都快被你抽完了,真心话,你一个都不选吗?”

    说到最后,宋思音看向贺岚的小眼神,不自觉的有些幽怨。

    呜呜呜!

    看到不一样的美女姐姐虽然很好……

    但是这和她的目的,一点都不一样啊喂!

    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贺岚挑挑眉,反问道:“怎么?你就那么想让我选真心话吗?”

    “还是说……你想要偷偷打探我的秘密?”

    冷汗唰的一下将后背浸湿,宋思音波浪鼓似的摇着头,“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我就是……为了保持游戏的多样性,每一次都玩大冒险,这样很无趣的,对吧?”

    眨巴着眼睛,宋思音试图用自己诚恳的态度说服贺岚。

    头发有些凌乱的微微翘起,宋思音那乖巧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等待爱抚的大狗狗。

    贺兰笑了。

    “行,没有问题,只要你能赢过我,我下一局就选真心话,如何?”

    “没问题!”眼里绽放出前所未有的精光,宋思音异常的兴奋。

    不就是锤子剪刀布吗?

    她就还不信了,难道她一局都赢不了?

    事实证明,她还真的一局都赢不了。

    在不知道第多少局之后,宋思音彻底摆烂,一个葛优瘫躺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贺兰有些好笑的看着宋思音。

    “又是你输了,这一局还是选真心话吗?”

    “不了,我这一局选大冒险吧。”

    俗话说得好,生活就像是一场强*,既然你反抗不了的话,就只能选择享受。

    此时的宋思音,已经完完全全把它当做一场游戏,对于贺岚的情报,她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

    心如死灰的宋思音揭开大冒险的牌,下一秒,她的身体瞬间在风中石化。

    【与相邻的一位玩家舌吻十秒。】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