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开了嘴,贺岚看着宋思音那被咬的血肉模糊的脖子,眼底晦涩不明。www.wanggeshu.com。

    她用指尖轻轻的擦过那个伤口,缓缓开口,“对不起,我刚刚……实在有些失态了。”

    此刻的宋思音面色煞白,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没事,这些都不是你的错。只要你不伤害自己,怎么样都行。”

    只见宋思音无力的依靠在墙上,睡衣在刚刚的争执中,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脖子上还残留着贺岚咬过后的痕迹,那似哭非哭的模样,让宋思音整个人看起来。

    俨然一副被**后的模样。

    眼眸微微一沉,贺岚将自己的脸撇到一边,努力的抑制着自己心底深处的冲动。

    “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

    深呼吸一口气,贺岚转过脸,慢慢的替宋思音穿上了衣服。

    随即又走到另外的房间拿上了药箱,拿出棉签和酒精,替宋思音清理伤口。

    就在棉签触碰到伤口的那一刹那,宋思音的眼泪直接掉了出来。

    “姐姐,你轻一点,我怕疼……”

    她是真的怕痛,小时候随便摔一跤就能坐在地上哭好久的那种。

    如果不是因为刚刚情况特殊,宋思音怎么可能会同意贺岚那样欺负她?

    这下,贺岚擦着药的手,微微一颤。

    她真的很想用力,怎么办?

    窗外的凉风透过窗户刮在贺岚的脸上,理智再一次回笼,贺岚淡淡的嗯了一声,算做回应。

    现场的气氛静没的有些诡异。

    最终,还是宋思音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姐姐,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是,”贺岚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淡淡的回答。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当初绑架案时候的任何细节了,就连今天那眉心之间的黑痣,也是我近十几年来最大的突破。”

    这话顿时让宋思音哑口无言,只能讷讷的安慰了一句,“没事,现在不是想起来了吗?姐姐是我遇到过最优秀最厉害的人!你一定可以想起来的!我相信你!”

    一下就能听得出宋思音是在安慰自己。

    即便如此,贺岚也满脸认真的看着宋思音,一字一顿的开口,“你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在画像师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你还记得我今天托你画的那幅画吗?”

    掏出手机,贺岚找出了一张照片,递给宋思音,“这就是最后的嫌疑人。”

    “具体的案件情况,我不能透露,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画像确实帮上了很大的忙。”

    在看到犯罪嫌疑人照片的时候,贺岚惊呆了。

    一个模糊的影像就能画出七八分像,详细的描述能靠近九分吗?

    可以说,宋思音提供的嫌疑人特写,几乎和嫌疑人本人一样!

    “哇!”看着那张嫌疑人的照片,宋思音的心底油然而生一股自豪的感觉。

    “太好了!能帮得上你的忙就行!”

    “不,这已经不是帮忙的范畴了。”

    贺岚顿了顿,满脸肃穆的开口。

    “你的画像师天赋极高,刚好,你不是马上要实习了吗?有没有兴趣去考公安机关?”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着你一起复习,我的公考成绩还是很不错的。”

    说这话时,贺岚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淡定和从容。

    闻言,宋思音的眼里闪过一抹茫然,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嘴巴嗫嚅了一会儿,有些犹豫了开口。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之后要做些什么。当初选择成为一名美术生,就只是单纯的想要画画而已,并没有想过未来要做什么。”

    贺岚也不着急,只是淡淡开口,“没关系,如果你以后有意向往这边发展的话,联系我。”

    “好,没问题!”

    话刚说完,宋思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晃了晃脑袋。

    她刚刚到底在干什么?

    不是她要安慰姐姐的吗?怎么安慰着安慰着,就变成姐姐给她介绍工作了?

    “诶呀!我未来做什么!都不重要!”

    “现在最重要的是,姐姐,你的心情怎么样?可以睡觉了吗?有没有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

    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宋思音脖子上的伤口,贺岚的目光有些复杂。

    她微微摇了摇头,“我没事,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

    “休息吧,明天还有工作要处理。”

    说完,贺岚就躺在了床上,盖着被子,身子不自觉的蜷缩起来。

    明明是那样高挑的身材,如今竟然缩成小小的一团,像极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看到这里,宋思音有些心疼。

    可……贺岚拒绝了她的好意……

    似乎想起了什么,宋思音的眼眸微微亮了亮,随手拿起手机,似乎在查找。

    下一秒,轻柔悠扬的音乐,顿时在空气中回荡着。

    紧接着的,是宋思音温柔的声音。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她在唱歌。

    她试图用自己的歌声来抚慰贺岚心中的创伤。

    不过,很可惜的是,宋思音会唱的歌不多,《我愿意》就是其中的几首歌之一。

    虽然这是一首情歌,但是这首歌的曲调温柔,歌词情深,用来安慰人应该……

    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心里嘀咕了一会儿,宋思音却顾不得那么多,依旧用自己轻柔的嗓音在那唱着歌。

    霎时,贺岚的身体微微一颤,她睁开自己深邃的眼眸,平静的望向前方。

    几秒钟之后,她又一次闭上了眼睛,似乎是默认了宋思音在她的身旁唱歌。

    十分钟后,宋思音唱歌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贺岚的呼吸声也逐渐变得均匀。

    她长舒了一口气,随手抓起床头柜的水杯,一饮而尽。

    下回,她再也不要唱歌,哄人睡觉!

    嗓子都疼了,实在是难受的紧!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宋思音也不由得困倦得打起哈欠。

    她动作轻柔地躺到床上,拉开了自己和贺岚的距离,生怕自己打扰到她。

    可望着贺岚蜷缩的背影,宋思音又犹豫了。

    良久,宋思音缓缓伸出手,触碰到了贺岚的身体,整个人从身后将她搂进怀里。

    轻柔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姐姐,不要害怕。”

    “我一直都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

    ……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