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核酸报告显示是阴性的,应该是普通的感冒,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工作人员这几天会安排人上门一天二检,请随时关注患者的情况。www.jidongwx.com”

    简单的申报情况之后,大白惯例的做了核酸之后,语重心长的叮嘱着。

    此时的宋思音裹着被子,盘坐着缩在床上,不停的点头,乖巧的像一只大汪。

    “我听见了,我一定乖乖的养病,绝对不给你们添麻烦!”

    大白满意的点了点头,旁边的居委会大妈用略带苛责的眼神看向贺岚。

    “你也真是的,当姐姐的怎么能把自己的妹妹关在房门外呢?”

    贺岚:……

    如果不是因为宋思音昨天晚上睡觉乱折腾,她怎么可能把她撵出去?

    一旁的宋思音还煞有介事地躲在大白的身后,不停的点点头,那模样,像极了狐假虎威,在那得意的狐狸。

    “好了,你们好好休息!我们先去给楼道里的其他住户做核酸了。”

    咔嚓一声,房门上锁,贺岚亲手送走了大白,贺岚双手环抱,微微挑了挑眉,默默地注视着宋思音。

    “你刚刚……点头点的挺欢啊?”

    冷冽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宋思音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脖子,小心翼翼的开口。

    “刚刚阿姨说了,你要好好照顾我的……”

    “怎么?自己睡相不好,发烧了,还想我来伺候你么?”

    宋思音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贺岚。

    “姐姐,我知道你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不会就这样抛弃我的,对不对?”

    “姐姐,你最好了~”

    擅长的撒泼撒娇打滚,宋思音正打算上个全套之际,一个失态的声音响起。

    “咕噜咕噜~”

    宋思音老脸一红,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饿了。

    在贺岚家住了这么多天,宋思音早就已经习惯了规律的一日三餐。

    今天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快中午了,她早已饥肠辘辘。

    这下,贺岚那戏谑的笑容不由得愈发地浓郁了。

    “饿了?想吃什么?”

    “那……红烧鱼?”

    “没有。”

    “糖醋排骨也可以!多放一点醋,我喜欢吃酸的。”

    “没有。”

    “那不然……”

    宋思音眉头紧促,正在努力想着菜谱,贺岚冷淡的声音便冷不丁的传来。

    “没有不然,都生病了,还在这里想着那些油腻的东西?”

    “只有白粥。”

    霎时,宋思音整个就像是一只霜打的茄子,整个人萎靡不振。

    “哦,知道了,那就吃白粥吧。”

    嘤,白粥一点味道都没有。

    一点都不好吃。

    实在不行,可以稍微加点榨菜啥的吗?

    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贺岚的神情,宋思音最终没有将那句话说出口,默默的注视着贺岚离开。

    约莫半个小时过后,浓郁的香气在空气中蔓延,贺岚手里端着一碗刚刚熬出来的粥,静静的站在房间门口。

    这还没算完。

    白粥上面,点缀着一些小小的肉丝,

    贺岚最终还是妥协了。

    红烧鱼,糖醋排骨是别想了,来点肉丝提提味好了,小姑娘看着也挺可怜的。

    吱呀一声推开门,贺岚一眼就看到正在熟睡当中的宋思音。

    此刻的宋诗音眉头紧促,嘴里似乎还在弥漫着些什么,汗珠不停地顺着额头留下。

    仿佛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这是做噩梦了吗?

    轻轻的把粥放到一边,贺岚伸出手摸着宋思音额头的温度,眉头紧凑。

    “不,不要……”

    宋思音嘶哑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她不停的挣扎,似乎在回避什么恐怖的事。

    “不要过来,不要咬我啊……不要……”

    “救命……”

    迷迷糊糊之中,宋思音感受到了一抹清凉,她下意识地向着冰凉的源头靠近。

    脑袋更是不自觉的蹭了蹭。

    微微杂乱的头发刺挠着贺岚的手掌心,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在心里升起。

    这家伙……怎么那么像小狗呢?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贺岚将白粥放到一旁,伸出手,规律的拍打在宋思音的背部。

    她用着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温柔的声音。

    “乖,没事的。”

    “我在。”

    渐渐的,宋思音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嘴角扬起一抹憨憨的笑容。

    “哥……我帮你追到姐姐……做嫂子。”

    “给我买手机……”

    眉头微微一挑,贺岚收回了自己的手。

    下一秒,憋闷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呜呜呜~姐姐,住手,憋死我了……”

    原来,贺岚在收回手的同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因为感冒鼻子不通气,宋思音被憋的喘不上气,整个人瞬间清醒。

    “把粥喝了。”

    贺岚脸色不怎么好的开口。

    此时的宋思音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放在一旁还在冒着白气的粥和上面的肉丝。

    眼里顿时冒出精光,宋思音嗷呜一声,就朝着那碗白粥扑去,很快粥就见底了。

    味道太好了吧!

    宋思音刚想夸人两句,贺岚说:“把药喝了。”

    倏地,宋思音的脸色变得煞白。

    这个药汁……光是闻着就十分不妙好吧?

    真的有人能把这玩意儿喝下去吗?

    可怜兮兮的望着贺岚,宋思音一把抱住贺岚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着。

    “姐姐~,能不能稍微换一个药吃啊?比如说胶囊什么的。”

    “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喝中药了,臣妾实在做不到啊!”

    要想让她喝中药,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面对宋思音的撒娇,贺岚无动于衷,甚至面无表情的向她吐出几个字。

    “乖,好好喝药。”

    宋思音神色变来变去,最后耍赖般拉起被子蒙上了头,贺岚可不惯着她,直接一下掀开了被子,却捏她的脸。

    一个捏一个躲,贺岚正好伸出手,宋思音一口吸在了贺岚的手上,舌尖轻轻地舔过她的掌心。

    贺岚有着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很快恢复了正常,不准痕迹地将手背在后面,轻轻用衣服蹭了蹭,另一只手则把那些浓郁的药汁推到了宋思音的面前。

    “喝了。”

    “我真的喝不下去嘛!”宋思音委屈巴巴的说:“喝了我非得把刚吃的东西吐出来。”

    宋思音梗着脖子,强迫自己和贺岚对视,看似乖巧。

    实则一百斤的身体,里面有九十九斤都是反骨!

    那表情真的很欠削。

    贺岚也是这么想的,她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她不急不缓的退出房间。

    宋思音傻了,难道这么简单就逃过了一劫?

    等贺岚再一次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文件夹。

    如果宋思音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文件夹就是她之前替贺岚整理的那个。

    里面都是尸体解剖照片。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宋思音害怕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你要干什么?”

    贺岚贴心地坐在宋思音的身旁,缓缓的从文件夹里抽出几张照片。

    “这是一个发热病人死后,导致器官多处病变的身体解剖图。”

    宋思音听的脸色不由白了。

    这还不算完。

    贺岚顿了顿,又掏出了一张尸体解剖的图,笑着说:

    “你看,这个肝脏的颜色是橙色的哦!发烧病人的体温过高,在死之前把自己体内的肝脏烧坏了,所以这个颜色就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你看看?”

    贺岚说着把解剖图递了过去。

    宋思音只感觉自己两眼一黑,整个身子都摇摇欲坠起来。

    妈妈,有变、态……

    贺岚也不着急,等了一会,见宋思音梗着脖子还不喝药,她再次轻声呢喃着。

    “奇怪,我记得有一个死者死之前被人塞进蒸笼里煮了一遍,最后还弄成了巨人观的景象来着……”

    “怎么不见了?”

    蒸了一遍!巨人观!!

    宋思音虽然不了解法医这个职业,但是她爱看悬疑小说啊!

    对于“巨人观”几个字,她是有所了解的。

    这种指的是尸体高度腐坏的情况,硬生生地将尸体涨大,甚至一不小心就会爆裂开来!

    “呕!”

    不行了,那个情景,光是想象就已经要了宋思音的小命,更别说图片了。

    “呜呜呜!不看了,不看了,姐姐,我喝药还不行吗?”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要看那个……真的,我今晚又要睡不着了……”

    说到最后,宋思音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整个宛若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若有所思地看向宋思音,贺岚喝上了文件夹。

    这么不禁吓的吗?她只是说说而已。

    “乖,快点把药喝了吧!”

    嘤嘤嘤!法医果然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宋思音满脸苦大仇深的伸出舌尖,轻轻的点了点那个盛有药汁的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