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思音不满的嘟起嘴,哼哼唧唧的嘟囔着。www.yanfengwx.com

    “干嘛呀?上次一起睡不是睡得挺好的吗!为什么这回非要弄一个铁架床不可?”

    此话一出,贺岚整理床铺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头看向了宋思音,眼里充满了狐疑。

    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宋思音有些哑然,随即举起四根手指,满脸肃穆。

    “我发誓!我这回一定会离你远远点,绝对不会打扰你晚上休息!”

    贺岚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宋思音。

    那眼神早已说明了一切。

    你看我到底信不信你?

    无奈,宋思音只能撒娇似的抱住贺岚的手,眨巴着眼睛,用自己认为最可爱的声音央求着。

    “姐姐,姐姐!”

    “姐姐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就和我一起睡嘛!我这回肯定不会打扰你的!”

    糯糯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模样可爱极了。

    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呢!

    不自觉的舔了舔唇边,贺岚似笑非笑地看着宋思音。

    “怎么?你就这么想我和你一起睡?”

    “你就不怕你一乱动,一会儿我生气了,又顺便咬你一口吗?”

    咬?

    脑海里瞬间回忆起之前贺岚那莫名的压迫感,以及还隐隐作痛的嘴唇,宋思音的身体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不不不,我不用了。”

    “睡架子床也挺好的!”

    呜呜呜,妈妈!好可怕!

    这样的事情她绝对不想再遇到第二回!

    看着又一次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宋思音,贺岚有些好笑,却没有再继续逗弄。

    很快,二人就陷入了梦乡。

    ……

    “呜呜呜!别过来!救命啊!”

    “不要,不要!”

    呜咽的哭声在空气中鼓荡着,贺岚立刻睁开了眼睛,发现床上的宋思音身体不停的颤抖。

    脸上湿哒哒的,似乎是在哭泣。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贺岚来到了宋思音的旁边坐下,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她的后背。

    说话的语气是难以置信的温柔。

    “不怕,不怕……”

    “我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

    或许是在梦中感受到了难得的安全感,宋思音渐渐的停止了哭泣,身体也不再颤抖。

    唯独她的手死死地抓着贺岚的手臂。

    说什么都不愿意分开。

    没办法,贺岚只能静静的坐在床头,闭目养神,任由宋思音抱着自己。

    ……

    清晨的阳光有些许的刺眼,刺得宋思音的眼睛微微发疼,她下意识的坐起来,嘴里打着哈欠。

    唔……最近在大法医的家里,早起都习惯了,现在想睡个回笼觉都睡不着了吗?

    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一片冰凉的感觉从掌心传来,宋思音的脸上难掩失落。

    对哦,昨天晚上贺岚没有和自己睡在一起。

    现在……应该是去工作了吧?

    不过,直觉告诉宋思音。

    昨天晚上,似乎有一个人一直守在自己的床边。

    光着脚,宋思音啪嗒啪嗒的跑出了卧室,一下就听到了厨房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好奇的探出脑袋,宋思音还没开口说话,一道冷冽的声音就在空气中回荡着。

    “洗脸刷牙,准备吃早餐。”

    “还有,下回出房间的时候记得把鞋穿上,地上凉,容易感冒。”

    依旧是冷冷的语气,但话里蕴含的关心却没有减少半分。

    宋思音嘿嘿一笑,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憨憨的。

    正想转身离开,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对了,姐姐,昨天晚上我好像感觉到有人一直守在我的床边,是你吗?”

    贺岚面无表情地将早餐端出厨房。

    “不是,昨天晚上我睡着了。”

    “哦……”宋思音讪讪的应了一声,随即转身离开。

    离开之前,她还不忘撂下一句。

    “谢谢你,姐姐。”

    是的,没错,宋思音已经知道了。

    就在贺岚转身的那一瞬间,宋思音敏锐地观察到贺岚的眼底有着一抹乌青。

    一看就是熬夜了。

    一提到熬夜,宋思音找不出除了她大半夜守着自己这个理由以外的任何理由。

    清清的感谢声在耳畔响起,贺岚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这种照顾小动物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换上了衣服,宋思音乖巧地坐在客厅的餐桌上,等待着。

    在看到早餐的那一刹那,小脸顿时耷拉了下来。

    “姐姐……”

    宋思音有些有气无力地呼唤着贺岚,不满的戳了戳,碗里的白粥。

    “这白粥都已经吃三顿了,我都快吃腻了,能不能换一点其它的东西吃啊?”

    “病人只能吃清淡的,多休息,才能好得快。”

    贺岚端起白粥,一股脑的将白粥倒入了嘴中,最后还优雅的擦擦嘴。

    “别抱怨了,我不是在和你一起喝粥吗?等你的病好了,我就给你做别的吃,如何?”

    意外之喜!纯纯的意外之喜!

    顷刻间,宋思音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答应了。

    “行!没有问题!”

    “我今天中午病就好了,我可以点菜吗?”

    眼皮微微一跳,贺岚看向宋思音的眼神中充满了诡异,随即调侃似的开口。

    “你要不要稍微回忆一下,你刚刚到底在说些什么?”

    嗖的一下,宋思音老脸一红。

    完了,说错话了!

    这话不就相当于,“我明天下午可能会肚子痛,提前请假”?

    蠢死了,她要被自己蠢死了!

    “我我我……我是真的不想再吃白粥了嘛!真的一点味道都没有!一点都不好吃……”

    越说到后面,宋思音的声音就越低。

    整个人泪眼汪汪,可怜兮兮的看向贺岚,活脱脱一只委屈的大狗狗,在线等人顺毛。

    事实上,贺岚也确实是这么干了。

    她伸出手,在宋思音的脑袋上揉了揉,淡淡的嗯了一声。

    “先喝粥,今天中午给你做好吃的,行吗?”

    “行!”

    或许是因为得到了额外的承诺的缘故,今天的宋思音喝粥的动作十分迅速。

    明明是一碗味道寡淡,平平无奇的白粥,却硬是被宋思音喝出珍馐大餐即视感。

    时间转瞬即逝。

    还没到中午的时候,贺岚就已经走进厨房忙活了起来,没过一会儿,浓郁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

    一点点的将宋思音的小馋虫给勾了出来。

    嘴里的唾液分泌的更多了,宋思音咽了咽口水,

    早早的坐在餐桌旁,正襟危坐,模样十分乖巧。

    一个又一个的菜被端上桌。

    宋思音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整个人瞠目结舌。

    红烧鱼,糖醋排骨,芙蓉蒸蛋。

    居然足足做了三个菜!

    隔离期间可以吃到这么多菜,简直太奢侈了。

    宋思音两眼放光,“这……这全部都是姐姐你做的吗?”

    “对,我做的。”

    端着一碗米饭,贺岚坐在了宋思音的跟前。

    为了方便做饭,贺岚的衣袖微微捋到关节处,露出的白皙的手腕像上好的瓷器。

    真的很难想象,贺岚这个状态是刚刚从厨房出来的!

    更别说,和宋思音之前做饭相比了。

    那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叙利亚战场!

    宋思音向贺岚投去一个幽怨的小眼神,有些不满的嘟囔着嘴,“姐姐,既然你这么会做饭,为什么还要让我做啊?”

    微微挑了挑眉,贺岚用略带审视的目光看向宋思音,“所以,你这是打算之后白吃白喝吗?”

    那锐利的眼神仿佛把宋思音看穿。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整个人莫名的心虚。

    事实上,确实如此……

    在了解了贺岚的手艺之后,宋思音再也不敢直视自己那狗刨式的厨艺了。

    继续给贺岚做饭,那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丢脸丢到姥姥家吗?

    一眼看穿了宋思音的小心思,贺岚说:“放心,虽然你做的味道不是很好,但是吃不死人,我不介意。”

    心里的小人在痛哭流涕,宋思音更加难过了。

    谢谢,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化悲愤为食欲,宋思音愤愤的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在排骨进入口腔的那一瞬间,宋思音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整个人幸福的冒泡泡。

    “好好吃!真的好好吃啊!”

    “姐姐!你真的是太棒了!”

    一声又一声的夸赞在空气中回荡着,饶是贺岚这位性子冷淡的,都有些招架不住。

    不同于敷衍式的夸赞,宋思音夸人的时候,态度十分真诚,用词压根就不带重复。

    “姐姐,你这手艺!实在是太好了!”

    “以后……嗝!以后谁娶了你,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真的!”

    宋思音一边扒拉着饭菜一边不停地对贺岚竖起大拇指,那嗷呜嗷呜进食的模样让贺岚的心情莫名愉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