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宋思音兴致匆匆,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就急匆匆赶来的模样,贺岚眉头紧蹙。www.lengmowx.com

    她不发一言的接过画纸,淡淡的扫了一眼。

    “恩,知道了。”

    “我现在就把这张图发给警局的同事们。”

    宋思音眼睁睁的看着贺岚进了书房,将这张图纸传了出去,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咳咳咳!咳咳!”

    或许是因为放下心的缘故,宋思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猛烈的咳嗽起来。

    咳到后面,宋思音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整张脸也憋的通红。

    那模样,仿佛要把自己的肺给咳出来。

    眉头皱的更厉害了,贺岚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拍打宋思音的后背,试图帮她顺气。

    “这件事是很急,但是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肯定是又着凉了。”

    深呼吸一几口气,宋思音总算是喘了过来。

    她满脸诚恳的开口解释着:“专业的画像师那么多,姐姐愿意将这份工作交给我,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我绝对不可以让姐姐失望的。”

    “况且,我没有阳,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罢了,死不了人的……”

    “嘶!疼死了!姐姐你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一根纤细的手指就伸了过来,对着宋思音的小脑壳微微一弹。

    原本洁白的额头,顿时有些红肿,捂着自己的脑袋,宋思音有些幽怨的看向贺岚,嘴里哼哼唧唧的嘀咕着。

    “姐姐,你干嘛呀?额头都肿了!万一明天我闺蜜想跟我视频,我这样怎么和她解释啊?”

    “我下手已经够轻的了。”

    贺岚随手拿起自己桌子上的文件,翻阅起来,顿了顿接着说道。

    “如果都像你,这样为了一个案件逞强忽略身体情况,那之后的案件怎么办?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好像……这话也挺有道理的!

    宋思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反应了过来。

    “诶,不对,姐姐!你还没告诉我,我画的究竟怎么样呢!”

    深深的看了一眼宋思音,贺岚冷淡的开口,“刚刚已经传真过去了,现在正在等警局那边的结果。”

    “今天晚上12点之前应该会出消息。之后我会告诉你的,你今天先去休息吧!”

    “啊?”

    听到这里,宋思音满脸的不情愿,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着,“我就不能在这里直接等消息吗?我真的很想知道最后的结果,究竟是怎样的!”

    “不行!”

    随着贺岚最后一个话音的落下,她直接将宋思音整个人给滴溜起来,顺势丢进了房间。

    在关上房门之前,贺岚冷冷的睨了宋思音一眼。

    “有结果我就会通知你。在此之前你好好休息,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踏出这个房门。”

    砰的一声,房门紧紧的关上。

    宋思音缩在被窝里,呆呆的望着紧闭的房门。

    她知道贺岚是在关心自己,但是……

    这态度未免也太强硬了吧?

    ……

    叮铃叮铃!

    一到晚上12点,宋思音几乎是弹射状的,从床上坐起来,整个人困倦的只有眼睛。

    却还是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

    她真的太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帮上忙了。

    那是一个在贺岚面前证明她的机会,说什么都不能放过!

    一想到这里,宋思音就振奋起精神,穿上自己的拖鞋,想去书房找贺岚。

    现在这个点……应该也快休息了吧?

    还没等宋思音靠近,一阵愤怒的咆哮声,便在空气中回荡着。

    宋思音从未见过贺岚这般失控的模样。

    “我说过无数遍了!我不会不去的,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呵,弟弟?那是你的儿子,不是我的弟弟!”

    “当年你对我妈这么绝情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今天?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轰的一声巨响,贺岚愤怒的将手机砸在地上,眼里闪烁着熊熊的火焰,那表情仿佛要吃人一般。

    “啊……”

    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宋思音瑟缩了一下脖子。

    她被如此凶狠的贺岚给吓到了。

    几乎是一瞬间,贺岚就察觉到了躲在角落里的人,凌厉的眼神瞬间瞪了过去。

    眼睛微微眯起,危险的话语在空气中回荡着。

    “这里是我的书房,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

    “对……对不起。”宋思音有些害怕,却还是郑重的对贺岚道歉。

    “我刚刚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见你在发脾气,不放心的想过来看一看你。你放心,刚刚我什么都没有听到,而且,就算我听到了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宋思音,贺岚捡起地上屏幕废了的手机,默默的坐回了凳子上。

    她背对着宋思音,冷冷的开口,“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明明是和之前一样的背影。

    可是宋思音却从贺岚的背影中读出了哀伤,她的心忍不住微微颤动。

    就……这么走了吗?

    这段时间贺岚对她如此照顾,自己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就只能这么离开吗?

    嘴唇微抿,宋思音的眼里闪过一抹犹豫,最终,眼里闪过一抹坚定,她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一股温暖的触感,瞬间从后背传来,贺岚的身体忍不住一颤。

    眼睛的余光注意到那双白皙的手臂,她正死死的搂着自己的身体。

    是宋思音。

    她趁贺岚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走到了她的身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此刻,宋思音说话的声音像轻柔的羽毛,“姐姐,之前我不是说过吗?如果你难过的话,抱一抱,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总会过去的,所以不要那么伤心,好不好?”

    霎时,贺岚的身子顿时放松下来,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浅笑。

    宋思音眨了眨眼看着她说:“姐姐,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把你难过的事和我说说,说出来就没那么难受了。”

    贺岚的语气已经轻松了不少,低声问:“怎么?你对我的事情很好奇吗?”

    宋思音诚实的点了点头,毫不避讳的开口。

    “当然好奇,是个人都会好奇,是什么会让一个自律优秀,成熟稳重的姐姐如此失态。”

    “但是,这一切都要看姐姐的自愿,如果姐姐不愿意说,那我就只安慰姐姐。什么都不问。”

    沉默了许久,贺岚冷不丁的吐出一句话。

    “刚刚打电话的人是我名义上的父亲,也是,我这一辈子最不可能原谅的人。”

    “小时候,我和我妈被一群神秘人绑架了,那个狠心的男人拒付赎金,我亲眼看着我妈死在我面前。

    而我那位名义上的父亲,在凶手还未落网,妈妈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快速的和一个女人成婚了,很快生下了一个儿子!”

    就在今天,她居然有脸让我回去替她的小儿子庆祝生日。她怎么敢的!”

    拳头死死的攥紧,指甲深陷进肉里,贺岚的眼睛微微发红,仿佛一头即将发狂的野兽。

    看到这里,宋思音不禁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劝阻贺岚。

    只能用尽全身力气,将贺岚攥紧的拳头掰开。

    看着血肉模糊的手掌,宋思音心疼极了,不停的轻轻吹气,似乎想通过这样笨拙的方式缓解她的疼痛。

    “姐姐!你生气归生气!”

    “你不能伤害自己啊?就像你说的,你无法原谅你的父亲,你怎么能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伤害自己呢?”

    “药箱在哪里?我现在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脑海中瞬间回忆起之前拿过,宋思音轻车熟路的在书房里找到了药箱。

    小心翼翼地拿起酒精和棉签,宋思音正在给贺岚消毒。

    从始至终,贺岚都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宋思音,仿佛手上的疼痛压根不能掀起来一丝一毫的波澜。

    宋思音给贺岚包扎上伤口,最后还贴心的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满意的点了点头,宋思音缓缓开口,“可以了!已经给你包扎好了!怎么样?不错吧?”

    默默看着自己像粽子似的手,贺岚难得没有嫌弃。

    “还可以。”

    “那今天烦恼的事情就结束吧,我们一起去睡觉好不好?睡醒之后,所有的事情都翻篇了,就不要再去想了。”

    生怕贺岚不同意似的,宋思音死死地牵住她另一只完好的手。

    几乎是连拖带拽的将她拉向了房间。

    宋思音搀扶着将贺岚放在了床上,仔仔细细的替她捏好被角,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

    嘴巴微张,贺岚刚想开口说话,宋思音却又抢先一步。

    “你放心,今天晚上我睡架子床,你就好好的在床上休息吧!”

    抱起自己的小被子,宋思音转身刚想离开。

    倏地,一道微弱的力量从袖口传来,宋思音好奇的抬起脑袋。

    只见贺岚的眼里闪过一抹脆弱,淡淡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今晚,一起睡吧!?”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