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两人吃完晚饭,宋思音立刻收拾餐桌,然后打扫卫生。www.suyushu.com

    才四天时间,她好像已经适应了贺岚的生活习惯,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听新闻,做运动,八点半吃早餐,然后进书房开始忙。

    下午休息一小时,继续在书房忙,下午六点吃饭,八点钟看书,晚上十一点上床睡觉。

    除了第一天的晚饭时间被她推迟,导致睡觉时间往后拖了一小时,其他时候,都没有偏离这个作息。

    宋思音感觉自己这两天的起床气好像都没那么重了。

    也是,每天早上七点八点就被吵醒,折腾一天,晚上十一点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贺岚看着忙前忙后的身影,眼神柔和了许多。

    有时候看着很精明,有时候又很傻。

    手机突然响了,她接起来,“喂?”

    “有案子了,需要你帮忙!”

    宋思音见贺岚起身走进书房,心中疑惑,难道出什么事了?

    当天中午,她去叫人吃饭,结果对方头都没抬,就给了一句:“忙!”

    午饭都没工夫吃,看来,真的出事了。

    可是,人家是法医,她一个大四学生,能帮什么忙呢?还是别瞎凑热闹了。

    等到晚饭也没吃,宋思音终于按奈不住了。

    一把推开书房的门,“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们现在可是在隔离,你生病了,医院你都去不了!”

    “死者的死亡时间推断……”

    正在打电话的贺岚停顿,抬眸看向门口,“我在忙。”

    “你两顿饭没吃了。”

    电话那头法医部的人忙说:“贺医生,你在隔离,快去吃饭吧,我去问其他医生。”

    “不用,给我半小时时间,晚点,把尸体检测结果给我。”

    “是。”

    挂了电话,贺岚起身走到宋思音跟前,先前的严肃又化作了痞痞的笑容,“晚饭吃什么?我饿了。”

    “你还会饿,我都想你工作都工作饱了。”

    她小声吐槽一句,转身往外走。

    贺岚跟在她身后。

    两人来到餐桌前,坐下吃饭。

    “法医,是不是很忙啊?”

    宋思音忍不住小声发问,她对法医并不了解,都是从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看到的,白大褂一串,手术刀一拿,唰唰唰解剖尸体,很酷,很厉害。

    仅此而已。

    贺岚也会解剖尸体吗?

    她的视线落在贺岚的手上,她的手好漂亮,指骨分明,白皙纤长,这双手碰过很多尸体吗?

    贺岚察觉到她的视线,抬起手,转了一圈。

    “你知道我的手为什么这么白?”

    “为什么?”

    真的好羡慕,手漂亮到让人嫉妒!

    电视上的手模好看,那也得美颜,修图一下才敢往外放,贺岚这双手,可是在她一双5.0的眼睛注视下,毫无任何修饰,就已经美得完美无瑕了。

    贺岚朝她勾勾手指。

    宋思音身体前倾。

    贺岚按住她的头,小声说道:“福尔马林泡的。”

    一秒,两秒,三秒!

    砰!

    宋思音猛地后退,坐在凳子上。

    她不是医学生,但没学过医,还能没看过医生类的剧吗?

    福尔马林,那不是泡尸体的吗?!

    “信了?果然是个笨蛋。”

    擦擦嘴,贺岚起身,“我今晚可能要熬夜,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就走进书房继续忙了。

    宋思音盯着关上的书房门,“好恶劣……吓我……”

    郁闷地收拾完东西,坐在客厅,她不喜欢安静,打开电视,也不管里面播放的是什么,只要有动静就行。

    拿出手机,开始玩手游。

    玩到快十一点,她打了个哈欠,抬头一看,书房的门还是紧闭着。

    真要熬夜啊?

    起身,准备回客房休息。

    刚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她扭头看向书房。

    贺岚人还是挺好的,除了偶尔逗她一下。

    人家好心收留她,真的要不管不顾自己一个人睡觉?

    就在犹豫之时,书房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她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

    一把推开门,“你怎么了?”

    贺岚站在椅子后,似乎也被吓到。

    宋思音走过去。

    “别过来。”

    贺岚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宋思音看到了电脑屏幕,一个被砍掉了四肢,毁掉了半张脸的女人照片,女人的眼睛恶狠狠盯着画面,然后突然一声尖叫,刺耳又可怖。

    “啊!!!”

    宋思音吓得尖叫,贺岚冲过来,把她按在怀里,“别看。”

    罪犯的恶趣味,把被他肢解的女性做成有声动态图,刚才图片突然尖叫一声,她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

    谁知道宋思音会进来。

    怀里的人还在瑟瑟发抖,她只好轻声安抚,“别害怕,这是罪犯故意做的,就是想打到吓到人的目的。”

    “变态啊!”

    “没错,这个罪犯,的确是个变态。”

    宋思音紧紧抱住贺岚,双手在对方背后交握,“我害怕,姐姐。”

    “别怕,我送你回房间。”

    “我不怕尸体照片,但是要在我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上次是,这次也是,都是突然出现吓我,我……”

    “我明白。”

    搂着宋思音,把人带出书房,带到客房,“好好休息吧。”

    “嗯,你也早点休息。”

    “嗯。”

    等贺岚离开后,宋思音走进洗手间,洗漱的时候,她的手还在颤。

    有个女受害者被砍了四肢,毁了容……

    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仇视女性?

    洗漱完毕,她回到床上,伸手刚要关灯,脑海里突然浮现照片里的画面,她手一抖。

    算了,开灯睡!

    把被子拉到鼻子下面,她闭上眼睛。

    没一会,她突然睁开眼睛,双脚往被窝里缩了缩。

    再次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放空自己,睡觉,宋思音。”

    可是越不让自己乱想,脑海里就越是会浮现一些恐怖的画面。

    一些在宿舍跟同学一起看的恐怖片,好像越来越清晰了。

    贞子,伽椰子,弗雷德,阿桑嫂……

    但到了最后,画面总会回到那张被砍断四肢的女人身上。

    “啊!”

    猛地坐起来,她揉揉自己的头,“别乱想了,别想了!”

    拿出手机放歌,她重新躺下。

    这次,她很快睡着了。

    贺岚忙完,一看时间,凌晨两点了,打了个哈欠,她起身走出书房。

    回到自己房间,简单洗漱了一番,刚要躺下,就听到一声尖叫,是从客房传出来的。

    做噩梦了?

    走出房间,来到客房门口,敲了下门,“你做噩梦了?”

    “进,进来吧。”

    贺岚推开房门,就看到宋思音坐在床上,正大口喘着气,额头都是冷汗。

    “我梦到……梦到……我被人追杀,那人说要砍断我四肢……”

    现在想想,她还一阵一阵后怕,她被抓到了,那人拿刀朝她砍来,她吓得一下就惊醒了。

    贺岚问:“需不需要喝杯牛奶?”

    “不,不用了。”

    “那我先回房了,如果害怕,可以开着灯。”

    贺岚刚转身,就被听到匆忙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看,就见宋思音抓着她胳膊,身上只穿着睡裙,“我,我今晚可不可以跟你睡?”

    “不可以。”

    直接拒绝,毫无迟疑。

    宋思音:这么绝情?!

    “下次不会让你再看到尸体的照片了,睡吧。”

    扒开宋思音的手,贺岚往外走。

    下一秒,她的腿就被人抱住了,宋思音直接跪坐在地上,“求求你了,姐姐~不要丢下我,我真的好害怕……”

    贺岚被她这一处吓到,忙拉人,“起来,你这样子像什么话?”

    “我不起来,你今天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人是可以被吓死的,相信我,姐姐,你不想早上起来,你隔壁躺着一具尸体吧?”

    “我跟尸体打交道的时间,比跟人多多了。”

    “呃……”

    “起来!”

    宋思音努力挤眼泪,正想怎么说服贺岚,就听对方又加了一句,“不是要去我房间睡吗?换睡衣,脚洗干净,我有洁癖!”

    “你,你答应了?”她激动地看着贺岚。

    “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自己收拾干净。”

    说完,贺岚就转身回房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