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车子开了一夜, 天亮的时候,她们已经转了三趟车,最后停在一栋白色林间别墅门口。www.fumengwx.com

    她一下车, 就敏锐的发现有人监视她, 而且还不止一个, 但扭头看去,又一个人都看不到。

    桑娅早就不知道在第几趟车的时候不见了。

    “走吧。”慕云珠提醒她。

    两人走进别墅院子, 慕云珠停院子里,“这是你们二十年后的母女团聚, 我就不打扰了, 我去找医生, 问问贺姨现在的情况。”

    说完, 她就绕到一边的路去了。

    贺岚看着紧闭的别墅大门, 突然抬不动脚了。

    妈妈就在这栋别墅里吗?

    怀念了二十年, 以为早就死去的妈妈, 就活生生住在这里吗?

    她突然不敢走上前,好怕这只是一场梦。

    好怕, 这不过是她们的另一场阴谋。

    “吉儿, 你躲哪里了?”

    一道温柔且熟悉的声音传来,然后门被推开了,贺岚站在院子里,怔怔地望着从大门走出来的人。

    穿着缅服,头发盘起,脖颈戴着一枚红钻项链, 面露病态。这是她的妈妈贺柔, 贺岚几乎只有一秒,就确定了!

    贺柔站在门口, 不敢置信地看着贺岚,她身体一趔趄就要摔倒,贺岚毫不犹豫冲了上去,扶住了她。

    “贺……岚儿?”

    贺柔激动地声音都在颤动,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妈妈是不是在做梦?你……”

    “妈……妈妈。”

    贺岚突然抱住她,过去了二十年,那声妈妈仿佛堵在喉咙里的棉絮,让她难受的厉害,再难发出第二声。

    “岚儿……呜呜……我的岚儿,岚儿……”

    贺柔跑着她哭了起来。

    贺岚僵硬的站在那,胸口起起伏伏,却难以掉下一滴泪,那些绝望的情绪仿佛在母亲倒在她眼前的时候已经哭干了,哪怕是在葬礼上,她也没有放声哭过。

    等贺岚反应过来贺柔现在的病情,她急忙抹干眼泪,把人扶了起来,“对不起,妈妈,我先扶您进去坐。”

    “岚儿,别说对不起,妈妈让你当了二十年的孤儿,是妈妈对不起你。”

    两人回到客厅坐下,贺岚望着妈妈,心中还难掩激动,“妈妈……你真的还活着。”

    贺柔轻轻帮她拂去眼泪,“妈妈的岚儿都这么大了,而且还是一名优秀的法医,妈妈很骄傲。”

    “我对不起您。”她跪在贺柔面前,“妈妈,对不起,如果当时我不去看那个孕妇,您就不会跟我一起下车,就不会被绑架……是我的好奇心害了您。”

    她曾经一度以为,这个忏悔,可能要到了死了之后,才能让妈妈听到。即便,理智告诉她,妈妈不会生气,可她的感情不能允许她在做了这种错事后,还能毫无芥蒂的忘记。

    “不关岚儿的事,善良永远不需要为罪恶负责,就算没有这次,杨天成也不会放过我的。”

    “可是——”

    “妈妈~姐姐来了吗?”

    两人还没说完话,贺岚还跪在地上,眼泪还挂在眼前,突然就看到一个小女孩穿着白打怪,手里拿着儿童玩具手术刀,迈着小短腿就跑了过来。

    她愣住。

    贺柔朝小女孩招招手,“跑慢点。”

    小女孩冲过来,窝在贺柔腿边,又害羞又激动地盯着贺岚看,然后糯糯地喊:“姐姐!”

    贺岚诧异地看向贺柔,她尴尬地挪开了视线。

    “姐姐,我刚才给娃娃解剖,我也是一名法医哦。”

    小女孩挪步到了贺岚身边,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从口袋掏出一个东西,递给贺岚。

    贺岚伸出手,小女孩一松手,一个纸团落在她手心。“这是……什么?”

    “姐姐笨,这是宝宝啊,娃娃生的宝宝!我解剖它生出来的。”

    贺岚:???

    贺岚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贺柔把帮小女孩整理了一下衣服,“你先去玩,妈妈跟姐姐说一会话,就去找你好不好?”

    “人家想跟姐姐玩嘛,姐姐上学回来了。”

    贺柔开口:“姐姐放假回来,要待好几天,晚点好不好?”

    “好叭。”

    小女孩转身跑上二楼。

    等女孩离开后,贺柔讪讪一笑,似乎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小女孩,贺岚也不着急逼她,目光开始打量这栋别墅。

    富丽堂皇,应有尽有,比她们家以前的别墅要更豪华,妈妈在这里养病,外面安静,空气也好,那个桑娅似乎对妈妈很用心。

    “岚儿……她叫贺吉。”

    贺岚并不意外这个名字,妈妈的遭遇她知道了,那贺吉的存在也很正常。

    “她是我妹妹。”

    贺柔点了点头,“嗯,对不起,岚儿。”

    “妈妈不用跟我道歉,妈妈这些年有一个亲人陪伴,我的愧疚会少很多。”

    贺柔感动地望着女儿,“岚儿,谢谢你理解妈妈。”

    “妈妈,你的病可以回国内——”

    贺岚话没说完,慕云珠走了进来,手里牵着贺吉,她看向贺柔,“夫人,好久不见。”

    贺柔起身,走向慕云珠,“别叫我夫人,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贺姨。”

    “贺姨。”

    贺柔感激地看着慕云珠,“云珠,你瘦了,辛苦你了。”

    “不辛苦,能看着你们母女团聚,我也高兴。”她拉了拉贺吉的手,“吉儿,你不是一直想跟你姐姐玩,去吧!”

    贺吉冲过来,“姐姐!”

    贺岚抱住她,怀里的小人软绵绵像个糯米团子,而且眉眼间跟她还有几分相像,她心绪复杂的喊了一声,“吉儿!”

    “姐姐,咯咯咯~”

    四人在别墅吃了午餐,贺吉非常喜欢贺岚,吃饭也要跟她挨着坐,贺岚就给她夹菜,贺吉开心地全都吃下去了。

    贺柔都感慨道:“她平常很挑食的,在你面前真乖。”

    贺岚摸了摸妹妹的头,“吉儿很乖的。”

    “对呀,我超级乖哒~”

    吃过午饭,贺柔要打针了,贺岚跟慕云珠都想跟去,却被她拒绝了:“你们陪吉儿玩吧,我估计得打半天针呢。”

    “好的,妈妈。”

    贺岚抱着吉儿,目送妈妈被护士扶上楼。

    “姐姐,困~”贺吉抱着贺岚的脖颈,打了个哈欠。

    “你该睡午觉了。”

    贺岚哄着她睡着,把人抱回贺吉的房间,然后走出房门,就看到慕云珠站在门口:“我刚才不打断你,你是不是想说带贺姨跟贺吉离开?”

    “这里空气潮湿,并不适合骨癌病人疗养,国内对继发性骨癌是有治疗经验的,如果桑娅有心治疗我妈妈,就该把她送回国!”

    “快闭嘴!”

    慕云珠一下就慌了,“我提醒你的事你忘了吗?想来这里,你最不能提的就是带你妈妈离开!”

    “为什么?桑娅为什么要囚禁她?难道是因为贺吉?”

    慕云珠向看一个怪物一样盯着她,好半天,突然叹了口气,“你自己就没发现吗?贺吉从来不是关键,你妈妈才是!你……好好琢磨一下吧!”

    慕云珠无奈离开。

    贺岚脸色大变。

    下午,贺吉醒了,贺岚陪她在客厅玩,她想从贺吉口中知道一些事,比如她生父是谁,这种事她不想问妈妈,不想惹她想起不堪的过往而伤心。

    贺吉今年四岁,毒牙六年前就死了,绝不可能是毒牙的孩子。

    “吉儿,姐姐问你一个问题。”

    贺吉天真地望着她:“好呀,姐姐问!”

    “这是我们的秘密,不可以告诉妈妈哦!”

    贺吉眼前一亮,激动地把手指比在嘴巴上,“我和姐姐们的秘密,嘘~”

    她问:“吉儿的爸爸是谁?”

    贺吉眨了眨天真的大眼睛,“吉儿没有爸爸啊!”

    她强调了一遍:“没有?”

    “没有啊。”

    就在这时候,一抹身影踩着夕阳走进了别墅的院子里,远远地贺岚就看到了她,桑娅。

    此刻不再是缅甸传统服装,而是一身时尚的装扮,只是巨大的帽子依旧在,应该是为了遮挡各种偷拍的,可贺岚却知道,这个人如果想杀她,就能让她瞬间消失于无形。

    贺岚站起来,刚要开口,身边的小家伙先一步朝门口跑了过去。

    “妈咪,你回来了!”

    一声妈咪,让贺岚彻底僵在原地!

    妈咪?

    贺吉叫桑娅妈妈?!

    桑娅抱着女儿走进来,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一丝挑衅,“见过你妈妈了?”

    贺岚现在大脑轰隆隆,只能本能地应了一声:“嗯。”

    桑娅问:“那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吗?”

    贺岚盯着她,感觉到一股压迫感直逼而来,她心里有了个猜测,可理智告诉她,不可能,妈妈怎么喜欢女人?!

    “你们是什么关系?”

    就算杨天成后面再人渣,妈妈当年也是跟他自由恋爱生下的她,在她很小的时候,她还有印象爸妈是恩爱的,只是后面变了而已。

    她的概念里,妈妈应该是异性恋,从未想过还有另一个可能!

    所以即便第一眼看到贺吉很震惊,她也以为那是妈妈的屈辱,只不过是心软,不舍得打掉肚子里的无辜孩子,却从未考虑过孩子的另一个至亲……

    “她没说……”

    桑娅表情瞬间冷冽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