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www.wanyuanxs.com”

    清冷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

    她轻轻推开门,有些紧张地原地搓搓衣角,“你脖子的伤应该要处理一下吧?”

    正在工作的贺岚闻言抬起头,身体后靠向椅背,伸出修长的手指伸手摸了下脖颈,是有点刺痛。

    她挑眉看向门口的人,“你要帮我处理伤口?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

    “喂,别把人想得那么坏行吗?你收留我,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那个伤……既然是我造成的,我当然有责任帮你上药!”

    没错,她宋思音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是她抓的伤,两人又不是仇人,她肯定会负责的!

    贺岚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双手交握,一脸放松,“那来吧。”

    “你家的药箱放在哪里?我在客厅看了一圈没看到。”

    两人并不熟,她是被收留的,所以不好意思到处翻东西,只打眼扫了一圈,没看到药箱。

    但只一眼,她就能靠空间布局看出这个贺岚是个内冷外热的人。

    明明是她的家,却一点家的温馨都没有,有很多小摆件,但放的位置很刻意。

    就像是……

    明知道这些东西没有烟火气,非要用来营造烟火气。

    很别扭的感觉。

    刻意营造家的感觉!

    她是美术专业,大四学生,空间构图是必修课!

    所以这些违和感,她一眼就发现了。

    贺岚说:“电视机下面左边柜子。”

    “哦,好。”

    宋思音把违和感甩出大脑,管她什么事?她就是借住十四天,然后给老哥牵个线,后面就看老哥的本事了。

    宋思卓,我这可都是为了你的终生大事!

    转身跑到客厅,很快找到药箱,然后又提着箱子回到书房。

    走到书桌前,把药箱放下,拿出药,认真地蘸取碘伏准,准备想消毒,再上药,胳膊无意中碰了下鼠标,电脑屏幕突然蹦出一张照片。

    一张骇人的尸体照片在她眼前放大!

    “啊!!!”

    宋思音尖叫一声,一转身,撞到贺岚的椅子腿,身体不受控地朝她倒去。

    贺岚眼疾手快,抓住了她手里沾了碘伏的棉签,合着她的手一起把她的手包裹住,往一边举,避免了碘伏染脏了自己的衣服。

    宋思音少了个支撑的手,身体直接毫无保留地摔向对方怀里,两人以一个极为暧昧亲切的姿势紧贴着身体。

    毫无空隙,紧紧相贴。

    感觉到怀里的人瑟瑟发抖,心跳也超过了120,一看就是遇到惊吓,心率瞬间飙升。

    还以为胆子多大呢,一张照片就吓到了。

    心里有点想笑。

    她身上有淡淡的香味,说不上是什么味道,贺岚莫名有些喜欢,低头闻了一下。

    突然,她身体微僵。

    她这是在做什么?

    贺岚脸上的表情慢慢淡下来,她伸手挪动鼠标,转到文字报告,遮住了尸检图片。

    又恢复了高冷的气场,冷淡地开口:“起来了。”

    宋思音拼命摇头。

    “他既然是尸体,就说明他斗不过活人,你一个活人还怕他?”

    “你,你这是什么歪理?”

    宋思音紧紧闭上眼睛,声音还有些颤,“眼睛瞪那么大,身上还都是青青紫紫吓死我了。”

    “眼睛瞪大是为了检查他的眼球有没有受伤和有没有异物,身上的青紫是尸斑,只要人死了,尸斑是避免不了的。看你在酒吧的表现,我以为你胆子很大呢,一张照片就吓着你了?”

    “那,那可是尸体照片!”

    “我是法医,看尸体照片,很正常啊。”

    宋思音突然抬起头,盯着她,“你是法医?!”

    两人距离极近,近到能看清彼此脸上的细微毛孔,能被对方的鼻息喷到。

    宋思音看着贺岚,她睫毛好浓好卷,像洋娃娃一样,五官却没有洋娃娃的可爱,而是骨相完美的美人脸。

    宋思音在脑海里已经在心里刻画贺岚的五官,她的五官骨骼一定很完美……

    贺岚低头看着她,还有婴儿肥,眼睛明亮得好像从未蒙尘过,昨晚在酒吧像个误入森林的天使,此刻却像个可怜的小狗。

    心底某处突然被什么轻轻锤了一下,她笑道:“就这么喜欢趴在我怀里?”

    “我,我哪,哪儿有……”

    她着急要从贺岚身上起来,屁股刚抬了一点,腰却被人抓住,重新按坐下去,“不是要帮我处理伤口吗?快点,我一会还有工作呢!”

    贺岚侧过头,露出完美的下颌线,脖颈的线条流畅,精致,配上她洁白无瑕的肌肤,美得挪不开视线。

    明明只是一个仰脖的举动,却透着一股勾人的诱惑,让人忍不住想上前舔一口。

    呸呸呸!

    宋思音赶紧把心里的怪想法甩出大脑,拿出碘伏开始消毒,然后上药。

    处理好伤口,她赶紧从贺岚腿上起来。

    “好,好了。”

    贺岚歪头,用手撑着脑袋,饶有趣味地开口:“嗯,谢了。”

    “呃……那我今晚睡哪里?”

    “当然是客房了,不然你想睡哪里?”

    宋思音的脸再次红地仿佛被煮熟了一般,结结巴巴辩解,“我,我就是礼,礼貌问问,那我去休息了。”

    说完,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贺岚脸上的笑意久久才散去,目光回到屏幕的实践报告上,眼眸慢慢冷冽起来。

    尸检部弹窗出来。

    陈兴:蓝队那里一直在催尸检报告,我跟他说你被居家隔离了。

    贺岚坐直身体,开始打字:死者死因有异常,需要等化验结果出来,才能完善尸检报告,我们是受害者唯一能倾诉冤情的对象,再没有准备的结论之前,他再着急,也得给我等着!

    陈兴:好,我去跟他说。

    移动鼠标,重新打开尸检照片,贺岚盯着照片的细节,开始闭眼回顾尸体的每一个细节……

    宋思音走进客房,里面空得仿佛从没人住过一样,只有床垫,连床单,被子,枕头都没有!

    “真是个怪人!”

    打开柜子,里面倒是有这些东西,但标牌都没拆。

    宋思音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床铺好,然后躺在床铺上,望着天花板,“我不会是第一个借住的人吧?”

    她侧着头,仔细听着。

    好安静啊,如果不是知道隔壁还有个人,她真以为这个房子里就她一个人。

    “宋思音,睡吧睡吧,不就十四天嘛,随便睡一睡就过去了。”

    ……

    清早。

    宋思音被新闻声音吵醒,她没有睁开眼睛,抓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李松楠,声音放低点!”

    带着一股起床气,她没好气地吼了一声。

    过了大概五分钟,她猛地坐起来,眨了眨眼睛。

    “我不在宿舍。”

    看了一眼表,她彻底怒起。

    “七点五十?!”

    她有起床气,还挺重的,不让她睡好,她可能一天都心态爆炸。

    从考上大学,她就没这么早起来过,大学课程能选下午的绝不选上午,宁可晚上熬夜,也绝不早起。

    什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在她看来,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她们学校人性化,宿舍是四人的,选宿舍之前,会按照各自特性,喜欢打呼噜的凑一起,作息规律的在一起,所以她的三个舍友,都是有起床!

    所以,除了偶尔在家睡觉,被宋思卓吵醒,然后被她暴打一顿之外,她这几年极少有起床气的时候。

    起床,懒得穿好衣服,她只穿了一件长款女士衬衣就气冲冲地打开房门,走向客厅。

    客厅里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阳台上,贺岚正在跑步机上跑步,她穿着跑步短袖和短裤。

    宋思音的起床气在看到对方运动的模样时,一下子不知跑去哪里去了。

    三七分的身材,运动的每一下,都能看到她的身体线条在流动,不是肌肉女,但线条非常美。

    终于能理解为什么体院的女生打篮球,她们美院的女生会跑过去尖叫打call,原来运动里的人果然闪耀,不分男女。

    跑步结束,贺岚从跑步机上下来,扭头看向她,“早餐——”

    要说的话戛然而止。

    她眼神骤深,擦汗的手也停在脖颈,目光幽深地盯着宋思音。

    宋思音突然觉得自己可能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起床气好像在看到人家运动的一瞬间,就消失殆尽了。

    但为了自己后面五天的睡眠,她还是试图商量一下。

    “你早上运动能不能小声点?”

    “先去换身衣服,再来跟我说。”

    贺岚一边摘护腕,一边从她身边走过,走向厨房。

    宋思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我衣服怎么了?”

    刚打开冰箱,拿出咖啡的人手一顿,扭头看向她,“怎么了?你觉得你在我家真空出现,没问题?”

    “都是女人,怕什么?”宋思音小声嘟囔,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我有的,你也有,有什么害羞的?”

    她们宿舍里,大家都这样穿啊,解放自己多舒服!

    都是女人,有没有男人,干嘛还要束缚自己?

    握着咖啡的手一紧,某人抿了下唇,“换衣服去,或者,楼道欢迎你!”

    “换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