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发朋友圈的四大定律之一。www.jiuwangwx.com

    反复观看,反复欣赏,特别在意,有没有人给自己评论和点赞。

    现在的宋思音就是如此。

    她正趴在床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不停的反复刷新朋友圈。

    不一会儿,接连不断的微信提示音响起,宋思音迫不及待的点开微信,发现,她的微信已经炸了。

    【朋友a:这就是你之前提过的美女法医吗?看上去真的好厉害!求照片!】

    宋思音:去去去!美女姐姐是我一个人的!她的神仙颜值只有我一个人能欣赏!你们就偷摸着羡慕吧!

    朋友b:太厉害了吧!简直震惊我全家!跪舔法医姐姐orz

    宋思音:呜呜呜!我也跪舔!这样颜值又高又厉害的姐姐,谁能不爱?!

    正当宋思音在朋友圈里放飞自我,玩的不亦乐乎之际,又一道微信的提示音响起。

    下一秒,宋思音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

    【贺岚点赞了你的说说。】

    刷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宋思音无地自容,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天啊!自己怎么忘记屏蔽正主了?!现在被人抓包了!

    等等!她刚刚和朋友们发了什么东西来着?

    回忆起自己刚刚在朋友圈里的话语,宋思音的面颊微微发烫,耳朵根都红透了。

    “啊啊啊!我刚刚到底在做什么啊!”

    一把抓起床上的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宋思音整个人有些抓狂。

    她,现在偷偷的把贺岚给删了,或者把这个说说给删了,还来得及吗?

    此刻的宋思音不知道的是,一墙之隔,贺岚正站在房间外面,满脸戏谑。

    在看到宋思音那些“放飞自我”的评论之后,贺岚瞬间反应过来。

    这个小家伙应该是忘记把她屏蔽了。

    怀着些许逗弄的心思,贺岚就站在宋思音的房间门口,给她点了个赞。

    果不其然,几秒钟后抓狂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来。

    贺岚笑得更开心了。

    滋滋!

    手机振动的声音响起,贺岚定睛一看,神情顿时变得肃穆,走到无人的角落里接听电话。

    “周彤,有什么急事吗?”

    一听到急事二字,电话另一头的周彤明显有些尴尬。

    “没……也没什么急事。”

    “就是想让你问问之前那个帮你画像的朋友还有没有空,有点事情想和她谈谈。”

    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房间,贺岚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你先跟我说清楚什么事。”

    “就是……警局里的画像师有一个辞职了,现在人手不够,警局里根本忙不过来。”

    “局长就想让我问问你上回帮你画像的那个朋友有没有空,考不考虑来警局上班。”

    去警局里工作吗?

    在此之前,贺岚从未考虑过有这样的可能性,但经过周彤的提醒,她心里顿时有了思量。

    “暂时可能不行,实话告诉你,上次帮你画画的那个朋友,是住在我家里和我一起隔离的大学生。”

    “她现在才大四,还没毕业呢。”

    “还没毕业就能画成这样?咱们警局工作了十几年的画像师也没她画得准!”

    惊呼声从电话里传来,周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焦急的对贺岚开口。

    “这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啊!贺岚,警局需要这样的人才!你一定要把她给留住啊!”

    贺岚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

    “我会找她商量的,她现在还没有毕业,变数很大,只能说商量。”

    “嗯,好好商量,一定要把她弄到警局来,有这样一个人在,能帮我们多大忙。”

    ……

    “咚咚咚!”

    规律的敲门声在门口响起,宋思音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将自己的手机悄咪咪的塞到自己枕头底下。

    她深呼吸一口气,努力镇定下来。

    “进来!”

    咔嚓一声,贺岚走了进来。

    看着那张高贵冷绝的脸,宋思音难免有些紧张。

    怎么办?她不会是来质问自己朋友圈的事情的吧?

    如果她真的要问起来,我应该怎么回呢?

    “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不不不,我不是故意发的!真的很对不起!”

    霎时,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贺岚有些古怪的看着宋思音。

    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宋思音内心无数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明明贺岚什么都还没说,自己怎么就不打自招了呢?

    “额,不是,我没……”

    “我知道。”

    宋思音试图辩解,贺岚却没有在意,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之后,便说起自己的事情。

    “我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

    宋思音震惊了,她有什么能帮贺岚的?

    贺岚说:“警局的一位画像师辞职了,现在有个案子比较急,你能不能暂时帮帮忙做一下画像师的工作?”

    “可以!没问题!”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宋思音就点头答应了。

    这可是难得向贺岚证明自己的机会。

    她也是很有用的!

    宋思音答应的爽快,有些出乎贺岚的意料。

    她短暂的愣神几秒之后,随即将一份邮寄有嫌疑人笔录的笔记本传真件交给了宋思音。

    “这上面是目击证人对于嫌犯的具体描述,事发安全地段,并没有监控,你先根据描述简单的出一张画像。”

    犯罪嫌疑人特写吗?她之前没有接触过。

    但是宋思音对自己有信心。

    她拍着胸脯对贺岚保证道:“你放心,只要条件够多或描述够准确,我很快就可以将图像画出来的!”

    “关于这个偷窃案的传真,我刚刚扫了一眼,过路的路人记得还挺清晰的,所以我今天晚上应该就能赶出来。”

    默默的看了宋思音一眼,贺岚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知道了,那你去画吧。”

    说完,贺岚便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望着贺岚远去的背影,宋思音有些奇怪的歪了歪脑袋。

    嘶……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

    贺岚,是不开心吗?

    疑惑,只不过是一瞬间,下一秒,宋思音就把她抛之脑后。

    一边裹着自己的小被子,一边捧着一杯热水,宋思音在那里埋头苦干。

    紧赶慢赶,终于在晚餐之前,根据目击证人的笔录,画出了那个嫌疑人的画像。

    “咳咳咳!姐姐!”

    “咳咳!”

    宋思音不停的咳嗽着,脸上却难掩兴奋,她拿着纸和笔,急匆匆的走到了贺岚的面前。

    “姐姐,我画完了!你看一看!”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