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www.mishiwx.com

    赵学文百无聊赖地坐屋子里看书。

    如今正是国丧,外面的酒楼全都关了,连街市上卖东西的小贩都战战兢兢不敢高声说话,京中的达官显贵干脆缩在宅子里足不出户,这让刚刚享受在一片富贵中的赵学文,突然不适应起来。

    太后咋就死的这么巧呢!

    这么思量着,赵学文重新将目光落在书册上,他手上的书是才买来的,比他之前读的不知道好了多少,纸张好了,上面的字也更加清晰,重要的是这是新的,没有缺边缺角,原本以为有这样的书,他读起来会更顺利,可在这里坐了半个时辰,他一页都没翻完。

    外面偶尔传来女子说话的声音,是丫鬟来送点心和茶水,赵学文的目光在丫鬟身上转一圈,十六七岁的女孩子,那身鹅黄色的裙子,就像是那飘起的柳絮,瘙的他心里发痒。

    还有屋子里那些别人送来的摆件儿,他每晚都会仔细端详,想一想昨天还有画卷没看完,他下意识地就要合上书本。

    这样浪费了好多功夫,等回过神时,赵学文就觉得浑身疲惫,恨不得立即去酒楼里要些酒菜,听听小曲儿,还有那身段妖娆的舞娘……

    思绪越飘越远,赵学文手里的书落在桌案上。

    读书太辛苦,赵学文很快说服了自己,既然已经有了举人的功名,还不如就借着眼下的身份寻一份好差事,想要发迹,这样做比读书还要快些。

    拿定了主意,赵学文将书本丢在了一旁,抬脚走出去。

    他还要打听打听消息,看看豫王他们什么时候能进京。

    他心底里既想豫王入京,又有点忐忑,这个豫王比他想的更可怕,不肯入京谢恩也就罢了,眼下这样的情形,只用一句“需要在藩地养伤”就拒绝了奔丧,太师却拿豫王无可奈何。

    这般一个不被肆意妄为的人,若是发现他碍眼,会不会就向他下手?

    赵学文很快又给自己宽心,他毕竟是洛泱的大伯,住在这里也是朝廷的安排,萧煜总不能什么无所顾忌。

    “老爷,”姜氏迎面走过来,“你听说了吗?外面都在传豫王将大半个家业都搬去咱们家了。”

    “什么?”赵学文一时没反应过来。

    姜氏又重复一遍:“凤霞村,就是……哎呀,咱娘和三个弟弟在的村子,豫王御赐的物件儿都送去了那里做定礼了。”

    姜氏想想就觉得羡慕,看着这个宅子登时觉得亏了。

    如果最后他们一家只分得这些东西,她只怕要被活活气死。

    姜氏不禁埋怨起来:“当年不跟着爹出来就好了,哪里想到再多支撑几年,就能熬到头了。”

    说到这里,姜氏忽然想起什么,她拉住赵学文:“老爷,咱们是不是该吩咐人去凤霞村问问情形,至少……给娘送封信,让娘知晓我们在京中不容易,老爷为了赵家的脸面,整日里迎来送往,连读书都顾不得了。”

    赵学文觉得姜氏说的有道理,但是要让谁去凤霞村呢?他身边又没有得力的人手。

    “要不然,”姜氏道,“问问那位内侍大人。”

    之前救下赵学文的曹内侍,与赵学文私底下有些来往,但赵学文始终没弄清楚,那位曹内侍到底是皇上身边的,还是太师身边的,他想要慢慢弄清楚,不过现在看来与其这样去琢磨,倒不如帮曹内侍做些事,比如帮曹内侍安排些人手去赵家探听消息。

    到时候就能看出来曹内侍到底有什么意图,反正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坏处,有麻烦也是冲着豫王去的。

    赵学文拿定主意,他自觉有几分聪明,否则也不能哄住他爹,让他爹带着他一起离开。他少的就是机会。

    既然都到了这口大锅里,不搅和搅和,如何能浑水摸鱼?仔细想想也对不起他那枉死的爹。

    就算是给他爹尽孝,也得想方设法趁机光耀赵家门楣。

    赵学文拿定了主意要去找曹内侍,他看向姜氏:“等天黑了我再出去。”免得人多眼杂,被人盯上。

    姜氏欢欢喜喜地点头。

    吃不了荤食,也不能戴首饰,但只要有银钱,厨娘一样能做一桌子好吃的素斋。

    一家人欢欢喜喜吃了饭,等到夜里的时候,赵学文去寻了曹内侍,曹内侍果然送给他两个管事,让管事先进赵家熟悉一下,然后带着东西去洮州,就说给杨老太送年礼。

    赵学文觉得自己又做成了一桩大事,装装样子看了会儿书,就与姜氏早早安歇了。不过很快赵学文就从梦中醒来,他先是听到了呜咽的声响,紧接着他就发现,本该睡在他身边的姜氏不见了。

    不过,赵学文很快就找到了姜氏,姜氏被捆缚着双手,吊在了房梁上。

    赵学文片刻之后回过神,就要前去解救姜氏,人刚刚踩在地上,就感觉到了一片黏腻,一股血腥味儿冲入他的鼻子。

    熟悉的记忆回到赵学文脑海中,他几乎立即就知晓发生了什么,他仓皇地向地上扫去。

    隐隐约约看到地上躺着两个人。

    仿佛浑身血液一下子被抽空,赵学文连滚带爬地回到了炕上,颤抖地缩进了角落,也只有这样,外面的一切才与他没有关系。

    恐惧到了极点,赵学文甚至连叫声都不敢发不出来,生怕惊动了屋子里的某个恐怖的东西,然后下一个被害的就是他。

    姜氏犹自在挣扎,但力气却越来越小。

    不知过了许久,赵学文才试探着挪动身体,这样的黑暗和死寂,就要将他淹没了,他几乎要喘不过气。

    就在他才挪到炕边时,摆在八仙桌上的油灯忽然亮起。

    灯光亮起的瞬间,照亮了躺在桌边的两具尸体。

    那是曹内侍送来的管事。

    两个人仰面倒着,两双眼睛圆瞪,仿佛至死也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下赵学文再也忍不住发出刺耳的惨叫声,但这声音并没有传很远,因为一只手捂住了赵学文的嘴。

    穿着一袭黑衣戴着面具的男人站在了赵学文面前,赵学文想要反抗,只瞧见那男人手一动,紧接着滚热的液体从他身上喷溅出来。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浅爱阁 [ABO]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北陌书屋 【重生】季先生突然喜欢我在 巨舰大炮时代最新章节 文学之宫 独孤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从三体开始的救世主全文阅读 全急诊科穿到修仙界免费阅读 华娱之上 忘末文学网 从模型开始的万物合成无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