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兄,这是火猊犼,实力比炼气化神还要强大,不可力敌!”殷怀意见到此兽之后内心大惊,慌忙神识传音叮嘱江林。www.zhireshu.com

    这名字虽然江林没听过,但是这畜牲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气势是假不了的,比起血背猿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连忙抽身而退,逐星步脚踩浮云在天空中闪过一道道残影,一时间倒是无碍,但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

    而这个时候,离火教那个长发男子开始频频出招,隐隐压了殷怀意一头,如果殷怀意败了,那么江林下场必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江林从乾坤袋里一阵搜刮,先后拿出几个玉筒神识探入,跑马观花似的看起来,希望这死鬼身上能有些妙招应对眼前的困难。

    不过这头火猊犼显然不想和江林兜兜转转,张口吐息之下,成片的火云覆盖江林所有的退路。

    江林冷哼一声,以掌为刀,劈开火云,像泥鳅一样钻了出去,同时不忘挥手一道风刃斩过去!

    面对江林这戏耍一样的攻击,火猊犼勃然大怒,它的身上的火焰急剧收缩,眨眼间凝聚成一对肉翅,速度暴增一倍,振翅挥动,眨眼间就追上江林。

    “糟了!”江林心里顿时一惊,没想到这畜牲还这么难缠。

    下一刻,殷怀意突然朝他这里飞来,手中的旌旗狠狠戳在地上,他双手掐动数道法诀,气杆迎风而长,同时天地突然变色,风卷残云将这里团团地围了起来,那头火猊犼被夹在了漫天风沙之中,里面传来震天的吼声,旗杆剧烈摇晃,仿佛随时会倒似的。

    见此情景,江林一个回身折返,右臂上轰然涌出紫红色的烈焰,一条条火蛇在他手臂上缠绕吐息,而后他一掌拍出,满天火雨形成一个巨大的手印迎头砸下,威势极其惊人,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在没有一处完好。

    “阳炎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我离火教不传之秘!”

    离火教这人面色无比震惊,这熟悉的攻击令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并不是街边卖艺的本事,这是他离火教高深的火系神通,他本人也会,但没有江林这般纯熟,可是他并不是离火教的人啊!

    江林并不跟他浪费口舌,手臂上充斥着源源不断的火焰之力,接连压得对方喘不过气来。

    而这个时候,原地不动的殷怀意突然动了,他手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牛角,另一手掏出一张空白灵符,口中低念之后,牛角狠狠刺入这张空白灵符之上。

    噗!

    灵符洞穿,却涌出大片鲜血,浸红了整张灵符。

    而另一边,还在和江林斗的难分难解的离火教那人突然身形一滞,脸色瞬间苍白无血。

    “破!”

    江林不会错失这天赐良机,三破指法凌空一点,直接让那离火教的男子后背炸开,血肉横飞,摔在地上已经没了人样。

    殷怀意脸色也不太好,他过来之后对江林说到:“此地不可久留,我们要赶紧离开这。”

    江林点了点头,单手一抓,那人的乾坤袋顺手抓过来,不过他没有私吞,而是直接丢给殷怀意,后者也没有客气,直接收起来,招回了自己的旌旗法宝,风沙随之而散,只留下一头暴毙的火猊犼。

    主人死了,被布满禁制的灵兽自然无法幸免,可怜的火猊犼就被困了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主人就被杀了,它也跟着倒霉。

    江林二人迅速离开,一路疾驰返回百灵院,在他们离开两天后,两个人御空而来,有一人看到这副场景和不完整的残尸,神色顿时不悦。

    他相貌堂堂,面庞棱角分明,尽显刚毅之气,他愠怒的讲道:“两个蠢货,带着火猊犼竟然拿不下两个普普通通的百灵院弟子。”

    旁边另一人身穿锦衣绫罗,贵气逼人,手里始终把玩着一串七彩串珠,他淡淡的说道:“可能那两人在百灵院也是实力高强的年轻一辈,说不定还是东西南北四院的核心弟子,两位贤侄这次可能碰上对手了。”

    “让楚兄看笑话了,这两个人的身份可以方便透露一下吗?这个人是教主座下的弟子,被杀了还拿不到凶手,我回去恐怕无法交差啊。”

    “右使大人,实不相瞒,我们发出的请柬都是只有笼统的标注来源,并不是那么具体,除了知道他们两个人小家伙是百灵院的人以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这个身穿锦衣的人颇有些无奈的说。

    “也罢,那这笔账就日后再算了,我们先回去吧,”

    “请。”

    说完,二人转身离开,丝毫没有对这件事过多探讨,不过这两个人走了以后,又有一个人悄悄来到这里,仔细搜寻着什么。

    半个多月后,江林和殷怀意返回百灵院,殷怀意一回去后就闭门不出,看来受了些伤需要恢复一段时间。

    而江林也回到自己的住处,准备整理一下此行所获,但他刚一步踏进门的时候,一股窒息之感瞬间笼罩全身,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仿佛被人攥住动弹不得,体内的灵力也无比凝滞,难以调动。

    突如其来而变化让江林心底涌出一股寒意,这是直指死亡的威胁,他仿佛被人按在砧板上面,随时可以被杀死。

    但又在刹那间,这股束缚之力凭空消失,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惊魂未定的江林当即运转灵力,随时准备动手,但房间内除了小白哪里还有别的人影。

    小白小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江林,眼神中充满了戏弄的玩笑之意,十分灵动。

    “你?”

    江林好像明白了什么,指着小白不敢相信而问道,说话都有些结巴。

    小白骄傲的抬起下巴,嬉笑着说:“是我,江大哥,我变厉害了吧!”

    这对于江林内心而言绝对是个巨大的震撼,刚才那一眨眼的禁锢简直可以堪称神技了,这一瞬间几乎可以让一个人死上几百次了。

    不过江林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白竟然拥有这么神奇的本领。

    这明显不合乎常理,于是江林仔细询问了小白的前因后果,是如何学会这个本事的。

    但小白的描述让江林更是疑惑。

    梦中学艺,小白告诉江林的十分简单,根据小白自己讲,每逢入睡朦胧之际,就好像能够学到很多东西似的。

    江林一时间也捋不清头绪,不过为了证实,江林和小白再次尝试了一次。

    还是同样的感觉,虽然这次有了防备,但仍然逃不过那种神秘力量的禁锢,最可怕的是灵力都能变得无比凝滞,这样一来对方连最后搏命的机会都彻底丧失了。

    神技啊,江林内心感叹不可思议,心想下次一定要带着小白,这可是绝地翻盘的杀招啊。

    随后,江林休息了两日,顺便把离火教那人的乾坤袋拿了出来,上次只是看了几个玉筒,观摩了几种离火教的神通法术,也只有那个名为《阳炎臂》的神通江林感觉不错,其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江林看重。

    这部神通是将火灵之力融汇于血肉之躯,威能极大,但融汇全身哪有这么容易,所以这部《阳炎臂》应该算是残缺中的一部分,江林相信只要给他一些时间,说不定他可以将完整的阳炎之体展现出来。

    随后,江林在乾坤袋里翻出来大量的材料丹药和灵石,其中有不少丹药还是他能够用到的。

    而这时候,江林表情微微一变,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人头大小的矿石,通体呈深紫色,表面有一道道金色纹路。

    “赤铜精金?”江林满眼不可思议,没想到这人身上居然也有一块赤铜精金,比自己之前得到的更大,品相更出色。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